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今夜星光失色,只因我,锋芒纵放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机械专业,中级职称,无损射线探伤Ⅱ级证,熟悉压力容器设计、制造的相关法规和标准。 撑握压力容器制造许可的鉴定评审工作,ISO9000--2001鉴定评审工作。曾担任董事长助理、副总经理、压力容器质保工程师等职务,现任副总经理。

网易考拉推荐

行政诉讼代理词——行政处罚  

2010-09-02 13:32:47|  分类: ◆学法守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郑晨清律师 博客      2010-07-19 10:04:02

李某行政诉讼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贵院受理的李某与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工商行政处罚争议一案,我作为原告的代理人通过审阅对方提供的证据和材料,结合庭审举证质证,现依据事实和法律,提出如下代理意见:

 

一、    被告处罚对象错误,被告行政处罚对象应当是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认定原告主体资格不正确。

   被告称原告是浙江某市盐官镇甲建材经营部实际负责人,所以原告要对在甲建材经营部发生的安全事故负行政责任。关于甲建材经营部“10·29”事故发生死亡事件,其事故发生不是原告控制的区域,而是第三人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员工羊乙承租期间发生在其承租地的事故,安全事故责任人应当是人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

原告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t 堆场)租给了一个叫羊乙的人,租金是十万元,时间是五月份到春节前,我就空的一个场地租给他。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员工羊乙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有相同的表述:于2008年6月我向李某租赁了t码头,未签订书面协议,口头约定租赁至09年2月份,于此之前已付给李某租金10万元;于2009年5月份又开始向李某租码头,口头约定租赁至2010年1月份,已付租金6万元。

至于甲建材经营部“10·29”重大事故发生,首先确定具备生产条件的主体是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其挂靠羊乙不具备相应资质。不具备资质的羊乙与原告订立了口头承揽水稳加工合同。有以下证人证言证实。

证人谢丁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他(羊乙)是做道路工程的,自己开有公司,但可能资质不够,现在是投靠中威公司,他向我们租用了盐官码头用于堆料、拌和机料斗工作。

证人许戊2009年11月3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介绍下羊乙情况?)他可能是挂靠中威交通公司的,也可能是中威交通公司中的后分包给他的,他开有一家经编厂。(羊乙的资质情况?)他自己资质,我不清楚。

羊乙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介绍一下你的工作?)我是做工程施工的,于2000年从事施工工作,是一直在浙江中威建设有限公司工作。(单位情况介绍一下?)我单位主管部门是交通局,从事路基工程施工,是二级单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四十一条,生产经营单位不得将生产经营项目、场所、设备发包或者出租给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单位或者个人。而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将工程发包或出租给不具备生产条件或者相应资质的羊乙,而原告又是基于对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的生产能力和资质的信赖,与羊乙达成口头承揽协议。因此原告李某不是被告行政处罚的对象,被告要行政处罚的是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

 

二、被告对原告的处罚属于主体认定错误。

包工头羊乙与其挂靠的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是真正的施工单位,设备和人员都是羊乙的,事故发生时,由羊乙提供工具、设备和人员进行水稳加工工作。有以下证人证言作证。

证人许戊2009年11月3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该拌合机时谁向你租赁的?)是羊乙向我租赁的。(你与羊乙约定过羊乙租赁该设备期间可否租给他人?)没约过,租赁期间支配权是羊乙的。(拌和机谁操作的?)顾戌操作的,是我的工人,工资是由我给的。(顾戌的现场工作是谁安排的?)是承租方安排的。

证人谢丁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昨天事故发生时设备由谁工作?)昨天是我们借用羊乙设备工作的,工人也是向他借用的。

羊乙2009年10月30日在在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陈述:(介绍下羊丑情况?)约于2008年7月,我叫来帮我开铲车的。(介绍下铲车的情况?)铲车是我的,型号是徐工501,昨天给李某铲水稳料。

被告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辩称:被答辩人(即原告)多次租用羊乙机器设备和人员自行生产。被答辩人这一生产行为纳入《安全生产法》调控的范畴。既然原告没有生产经营的营业执照,事实上也没有生产经营的设备工具和人员,是依靠借用羊乙的设备和员工,怎么能绕过羊乙的同意和指挥自行生产?原告不具备生产经营的实际能力,依靠“租借”设备和员工,从民事法律角度讲,原告李某和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员工羊乙达成承揽协议。而原告援引《工伤保险条例》意在证明羊丑死亡事故责任人不是原告李某,而是其雇主羊乙。被告在答辩状中提出的不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仍然要承担行政责任的主体也是错误的推论。一个法律事实,有可能涉及民事的、行政的、刑事的法律关系,引起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所破坏的法律关系的严重程度,国家法律通过民事、行政或者刑事的法律责任加以调整。但作为法律的主体是不能混淆的。被告恰恰混淆不清,把不具有承担责任的主体,主观地认定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而把应该承担责任的主体排除在承担责任之外,是犯了主体认定不清的错误。

三、 被告作出行政处罚的依据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适用法律错误。

   被告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依据是《浙江某市盐官镇桃园建材经营“10·29”死亡事故调查报告》。该报告中对事故经过描述“于是,李某叫了顾戌开拌和机,羊丑开铲车”不符合事实。顾戌的雇主是许戊(见顾戌2009年10月30日浙江某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中陈述:我是公司机械科姓许的承包人派我过来,我的工资还是公司给我发的),而羊丑的雇主是羊乙(见羊乙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中陈述:羊丑我叫来帮我开铲车的,口头约定我付给他每月1500元),他们都是为羊乙工作。李某是通过其工人谢丁和羊乙员工沈祖发来确定承揽合同生效具体时间。

   甲建材经营部“10·29”重大事故发生根本原因在与生产经营主体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及其员工羊乙未尽到安全教育和培训的义务。

证人顾戌2009年10月30日在浙江某市安全监督管理局行政执法文书调查笔录中陈述:(你有没有操作证?)没有。(有无操作规程?)没有。(那你公司为什么叫你来?)公司的意思。(羊乙和你公司是否进行过安全培训和教育?)都没有。

顾戌的操作失误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而顾戌一直没有得到生产安全教育培训,甚至不符合安全生产的职业标准。浙江某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和挂靠羊乙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生产安全法》第二十一条:生产经营单位应当对从业人员进行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保证从业人员具备必要的安全生产知识,熟悉有关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规程,掌握本岗位的安全操作技能。未经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合格的从业人员,不得上岗作业。 因此,被告对原告行政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且适用法律不正确。

                                 委托代理人:

                                         年   月   日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