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

今夜星光失色,只因我,锋芒纵放

 
 
 

日志

 
 
关于我

毕业于机械专业,中级职称,无损射线探伤Ⅱ级证,熟悉压力容器设计、制造的相关法规和标准。 撑握压力容器制造许可的鉴定评审工作,ISO9000--2001鉴定评审工作。曾担任董事长助理、副总经理、压力容器质保工程师等职务,现任副总经理。

网易考拉推荐

参考文献  

2017-02-06 13:42:17|  分类: @我的书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考文献

一、 来源十分可靠的原始文件

河南省:

路宪文向毛泽东汇报,见《毛主席在信阳的谈话》,1958年11月13日晚。

中共潢川县委:《关于粮食征购问题的报告》,1959年10月30日,2407。

《宋致和同志关于信阳地区几个县当前几项主要工作情况的报告》,1959年12月4日。

省委检查组桃林小组:《关于潢川县桃林公社因生活安排不当发生死人情况的检查报告》,1960年6月3日。

省地委联合检查组伞陂寺公社小组:《关于潢川县伞陂寺公社人口死亡情况的调查报告》,1960年6月3日,2403。

《中共潢川县委关于死人问题的再次检查》,1960年6月3日。

中共淮滨县委:《关于发生浮肿病和其它疫病造成死人情况的再次检查》,1960年6月7日,

中央办公厅、河南省委工作组于桑、武人文:《关于河南省信阳地区人口死亡和粮食问题的调查报告》,1960年6月18日。

中央和省委调查组李振海、陶陌生、贺棣忠:《关于息县情况的调查》,1960年10月9日1960-3017。

中共中央组织部赴河南调查组:《关于息县和防胡反瞒产私分的情况》,1960年10月9日。

杨蔚屏:《关于信阳事件的调查报告》,1960年10月15日。

《中共河南省委关于开除信阳地委书记路宪文党籍、判除光山县委第一书记马龙山死刑和对信阳地委死人事件处理几个政策问题的请示》,1960年11月1日,1960-2409.

信阳事件专案审查组:《关于马龙山的问题》,1960年11月20日,河南省档案馆,年代:1960,期限:永久,卷号:2403。

李立:向吴芝圃的报告,1960年11月28日,2405。

《路宪文对自己错误的检查(初稿)》,2412。

马龙山1960年10月21日于信阳报告,《谨呈刘科长转省里来的两位主任》。

《王秉林揭发杨蔚屏的材料》,1960年11月。

《张富同志向中央反映经情况受到压制的过》,1960年,12月。

《中共河南省委对信阳事件的检查》,1960年11月1日,

中共河南省委:《关于信阳事件的检讨》,1960年11月1日。

中央专案组:《关于信阳事件专案审查情况报告》,1960年11月20日。

王从吾、徐子荣:《关于信阳地区封建势力复辟进行大规模的阶级报复情况的报告》,1960年12月1日。

王任重同志在省委常委会上的讲话,1960年12月6日。

中央工作队魏震1960年12月21日报告:《关于鹿邑县揭发出的几个突出问题》。

甘肃省:

张仲良:《鼓足干劲,苦战三年,力争农业跃进!再跃进!》,1958年2月9日。

中共定西地委组织部:《关于1958年“拨白旗”“插红旗”的复查情况报告》,1959年10月19日。

《清水县委关于生活安排、人口外流情况的电话汇报》,1960年2月17日。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定西分院:《关于对通渭搞劳教队的情况检察报告》,1960年3月30日。

省委农村工作部:《关于岷县问题的报告》,1960年8月19日。

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编:《中共甘肃省委三级干部会议简报》第4、6、13期,1960年11月9日。

中共兰州市委:《关于干部职工中发生的浮肿病的情况报告》1960年12月3日,[60]846号。

省工交部:《工交系统发生浮肿病的情况》,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1960年12月9日。

中共玉门市委:《关于在厂矿、企业、机关、党校中发生浮肿病情况的报告》,1960年12月11日

中共白银市委:《关于积极防治浮肿病发展情况和今后意见的报告》,1960年12月18日

中共天水地委:《关于请拨免费医疗款的报告》,1960年12月24日,甘收[60]1725。

中共酒泉钢铁公司党委:《职工浮肿病情况报告》,1960年12月30日。

中央监委副书记钱瑛主持的中央工作组:《关于甘肃省天水地区反右倾斗争中大批干部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1961年1月5日。

《张掖地委1961年1月7日晚向省委的报告》,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甘收[61]2060。

《武威地委关于永昌县发生疾病、断炊、人口外流情况的电话汇报》,1961年1月15日,甘收[62]20049号。

《省委卫生厅检查组给省卫生厅党组并定西地委的报告》,1961年1月8日。

《定西工作组李步胜、李生华、田园给省委的报告》,载《定西地委扩大会议简报之三》,1961年1月12日,甘收[61]2164。

省委天水工作组、天水地委:《省委天水工作组、天水地委关于保卫铁路运输安全工作的报告》,1961年1月23日,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甘收[61]2381

中共甘肃省委:《关于举办集中训练班和特别训练班的规定》,1961年2月27日。

中共榆中县委书记雷秉让:《食堂问题的报告》,1961年5月,中共甘肃省委收文:甘收(61)21697号。

中共甘南州委:《关于生活安排情况和增拨农村粮食指标的报告》,1962年4月8日,甘肃省委收文,甘收[62]20638号。

临夏州委:《临夏县大河家保安族公社生活情况简报》,1962年5月11日,《甘肃省委收文》甘收[62]20864号,共印23份。

中共榆中县委书记雷秉让:《食堂问题的报告》1961年5月,中共甘肃省委收文:甘收(61)21697号。

中共酒泉市委:《关于面粉厂对偷粮群众鸣枪错误的检查报告》,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甘收[61]2231,甘收[61]2189。

《甘肃省的省级单位十九级以上的党员干部学习讨论扩大中央工作会议文件中对中央、中央有关负责同志和中央有关部门提出的意见》,1962年年2月28日,省委办公厅汇集。

临夏州委:《临夏县大河家保安族公社生活情况简报》,1962年5月11日,甘收[62]20864号。

四川省:

《井泉同志传达八届八中全会关于彭德怀反党集团决议的报告(记录)》,1958年8月30日上午,四川省档案馆,办公厅1514。

省委检查团绵竹工作组:《关于绵竹红旗公社缺粮情况和解决办法的报告》,1959年3月9日。

《李井泉同志在省委六级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59年3月11日。

省委简阳工作组:《杨部长并转廖书记:解放公社解放耕区有关当前生产的几个问题的简单报告》,1959年4月8日,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收文第2448号。

四川省委生产整社检查团西昌分团孙传学:《致地委、省委》,1959年6月29日。

《关于新繁县人民公社食堂的调查》,1959年7月3日,四川省档案馆。

省委检查团宜宾分团江安工作队:《关于长宁县桃坪公社的落后情况报告(摘要)》1959年7月9日,

阎红彦:《关于在仁寿了解到农村工作中几个问题致省委并大章同志》,1959年7月23日,省委收文第4873号。

郭炳林给夏部长的信,1959年7月29日,省委办公厅收文第5107号。

省委检查团泸州分团叙永检查组:《关于叙永天堂公社部分生产队推行红苕“包产到户以产记工”办法的报告》,1959年8月4日。

杨万选:《关于长宁县旱灾和水肿病情况的报告.》1959年8月9日,省委收文第5268号。

省委整社、生产检查团泸州分团安法孝:《关于泸州专区整顿巩固人民公社工作中几个问题的检查报告》,1959年9月1日。

《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坚决反对右倾思想、增产节约粮食、胜利渡过灾荒的指示》1959年9月2日,中国共产党四川省委员会(指示)总号[59]418号。

李大章:《在地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地点:金牛坝,时间:1959年9月7日。

《井泉同志1959年11月7日上午在市、地委书记会上的讲话――于重庆潘家坪》。

《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关于省、地、县三级机关反右倾斗争情况向中央办公厅的电话汇报》,1959年11月21日。

中共泸州地委办公室:《关于古蔺县疾病情况汇报》,1959年12月7日。

《井泉同志对“中共泸州地委办室关于古蔺县疾病情况汇报”的批示》,1959年12月8日。

《全省区级机关党员干部和公社党委书记在反右倾斗争中重点批判人数统计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2月25日。

《大专院校、中等学校党员干部反右倾斗争中重点批判人数统计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2月25日

《厂矿企业党员干部反右倾斗争中重点批判人数统计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2月25日。

《厂矿企业非党干部反右倾斗争中重点批判人数统计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2月25日。

《大专院校、中等学校非党干部反右倾斗争中重点批判人数统计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2月25日。

《中共绵阳地委关于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改造落后社会、队的情况报告》,1960年1月8日,第一次地委书记文件之25。

《全国粮食厅长会议简报》,四川南充,1960年2月9日。

《井泉同志召集涪陵、内江、泸州、温江、绵阳、南充地委书记座谈会纪要》,1960年2月14日晚,四川省档案馆。

李井泉:《在南充第二次地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0年3月26日。

灌县县委办公室:《关于两起不正常的死亡事件给温江地委办公室的报告》,1960年3月26日。

刘仲伍、王政、肖林:《关于金堂县三星公社五爱管理区公共食堂情况的报告》,1960年4月4日。

乔钟灵、翟容致省委并内江地委,1960年4月16日。

温江地委办公室接大邑县委办公室电话记录,1960年4月25日。

《省委农业检查团江津组向四川省委的报告》第56-59页,附件三:《关于财贸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材料》,1960年5月3日。

《关于财贸工作的几个问题的材料》,1960年5月3日。

甘棠、王善庆、李茂云:《关于泸州地区生产、生活的检查情况综合汇报》、《关于泸州地区一些违法乱纪情况报告》,1960年6月3日。

李井泉1960年8月5日给李先念副总理的信。

梁歧山给省委、万县地委的信,1960年9月26日。

《王子清同志关于于荣县一些问题向农村工作部的汇报》,1960年10月3日.

中共壁山县委:《关于抢救肿病的十二条紧急措施》1960年10月22日。

省委万县专区粮食工作检查团薛志强致省委、万县地委,1960年10月28日,收文号1960年7011。

张守愚、刘景周:《就荣县问题给省委的报告》,1960年11月30。

《内江猪只减少的情况》,1960年11月3日,中共四川省委农村工作部办公室印《农村工作简报(第83号)》。

《樊执中同志关于合川县南坪公社干部违法乱纪情况的一些反映》,1960年11月13日,收文第7266号。

郫县县委第一书记高义禄:《关于共产风给生产带来的损失的初步检查》,1960年12月1日。

李怀培:《关于一平二调的问题》,1960年12月1日上午。

《省委农业检查团江津组向四川省委的报告》,1960年。

国务院财办调查组:《关于四川省纠正“一平二调”清理退赔情况的调查估算(初稿)》,1960年12月。

温江地委工作组:《潘廷光违法乱纪案件》,1960年12月1日。

四川省公安厅、中共邛崃县委联合工作组:《关于对被控人原道佐公社党委第二书记杨树楼严重违法乱纪、贪污腐化事实初步查证情况的报告》,1960年12月6日。

四川省农村工作部调查组:《乐山县通江公社柏杨管理区一平二调造成农具严重缺乏的情况》,1961年1月5日。

《刘文珍同志在壁山县检查农村食堂所发现的严重问题的电话汇报》,1961年1月6日,秘书处收文[61]第126号。

张广钦:《关于农村治安情况混乱的汇报》,1961年1月12日,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61)收文第214号。

省委整风整社工作团绵阳工作组:《绵阳石马公社改变落后面貌的情况材料》,1961年1月12日。

省委工作团乐山县棉竹公社工作组:《乐山棉竹公社二管区干部瞎指挥给生产带来严重损失》,1961年1月16日。

省委整风整社温江工作团:《金堂县五级干部会议揭发出有关干部严重违法乱纪情况的报告》1961年1月16日,[61]收文第447号。

省委整社工作团绵阳工作队:《绵阳县松桠公社落后情况的调查材料》,1961年1月17日。省委除害灭病办公室:《工作组对目前防治肿病的情况反映》1961年1月18日,收文号343。

刘文珍:《关于江津、合川、江北、永川、荣昌等五个县、区、公社三级党委整风整社指导思想的检查报告、1961年1月22日。

李林给省委并廖书记:《垫江县城西公社春花管理区的情况报告》,1961年1月31日。

省委除害灭病办公室:《防治肿病工作情况》,1961年3月7日。

省委检查团垫江工作组:《关于界枫公社整风整社第三阶段贪盗赃款追退工作情况报告》,1961年4月8日。

李井泉:《关于农村公共食堂试点情况给主席的信》,1961年5月11日于内江,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1961年5月12日抄发各市、地、州委、省委常委、省级各大口。

《眉山县退赔的主要情况》1961年6月2日,主送李大章同志,抄送廖起高同志、许梦侠同志。

宜宾地委除害灭病领导小组:《关于全区肿病发展情况的报告》,1961年7月5日,四川省委办公厅[收文61]3402号。

李寅:《宜宾安边公社空田空土情况》,1961年7月26日,收文[61]3597号。

地委除害灭病办公室:《关于涪陵、武隆部分公社当前疾病调查情况简报》,1961年8月12日。

中共屏山县委工作组《屏山县清凉公社五一大队纠正包产到户的经验》,1961年8月25日,

魏萍、谭万才:《涪陵县明家公社当前防治肿病情况的调查报告》,1961年8月26日。

省委整风整社达县工作团检查组:《关于渠县部分地区因生活安排不落实群众吃“观音土”的调查报告》,1961年8月31日。

中央工作组统战部小组:《关于长田公社幸福大队干部违法乱纪的情况调查》,中央工作组长统战部小组编《情况简报》第17期,1961年9月3日。

四川省委退赔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当前退赔工作中几个问题的意见》,1961年9月19日。

《关于甄别工作中几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意见(草稿)》,1961年9月19日。

《李大章同志在省委地委书记会上关于庐山中央工作会议的传达报告.》(记录整理),1961年9月20日

省委检查团涪陵组:《马鞍公社结合生产自救、节约渡荒开展防治病工作的调查报告》,1961年9月20日。

《乔志敏同志关于合川南屏公社整顿情况的报告》,1961年11月29日。

中共壁山县委:《关于1961年防治疾病情况及今后工作意见的报告》,1962年1月2日,中共四川省委收文[62]208号。

《万县地委办公室关于当前农村肿病情况的汇报》1962年1月15日,四川省委办公厅[62]收文295号。

省委检查组:《关于荣县几个严重问题的汇报》,1962年,1月16日,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收文[62]313号

中共江津地委:《关于肿病情况的汇报》,1962年1月21日,中共四川省委收文[62]417l号。

马吉良:《关于长寿县一些情况和问题的电话汇报》,1962年1月25日,中共四川省委收文[62]519号。

王道一:《柳荫区石坝公社抢治疾病情况的报告》,1962年1月28日,中共四川省委收文[62]643号。

林翩天、吴国宪:《关于四川情况的报告》,1962年3月2日,

省委工作组:《关于新繁县河屯公社当前存在的问题和解决的意见》,1962年3月。

《陈国栋同志给李先念副总理的报告》(其中谈到四川问题),1962年3月17日

《周颐同志关于西昌地区点滴情况汇报》,1962年5月27日 [62]收文2290号。

省委除害灭病办公室:《疾病情况》1962年7月24日,收文号:147号。

四川省经济计划委员会:《对我省历年粮食产量的分析(资料)》,1962年7月25日,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62年7月26日印。

中央统战部工作组:《四川省大足县土桥公社大队和生产队干部多吃多占问题的调查》,1962年8月24日。

中央工作组统战部小组:《四川省江北县兴隆区包产到户的情况》,中央工作组长统战部小组编《情况简报》第12期,1962年8月28日。

李定邦:《雅安地区当前生产、生活情况》,1962年9月4日。

中央工作组(统战部小组)编《情况简报》(第24期),1962年10月13日:《四川省合川县三年来公社一级党委书记受批判、处分面达60%》。

《内江猪只减少的情况》,见中共四川省委农村工作部办公室印《农村工作简报(第83号)》。

中共郫县县委:《郫县五级干部会议关于劳动力问题的讨论》。

安徽省:

中共凤阳县委工交部:《关于1958年度工交部的总结报告》,1958年12月。

中共凤阳县委:《赵从华的反党罪恶材料》,1959年10月30日。

中共凤阳县委:《凤阳县整风开展情况》1959年12月8日。

中共蚌埠市委节约粮食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在全市普遍推广先进做饭方法的报告》,1960年1月26日。

《陡沟公社关于开展三反整风运动情况总结报告》,1960年7月18日无为县委转发。

曾庆梅:《关于萧县马井公社部分干部违法乱纪的情况报告》,1960年8月4日。

中共凤阳县委:《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的试点情况报告》,1960年11月24日。

中共无为县委:《贯彻中央12条紧急指示信的情况》,1960年11月27日。

程光华:《全民动手,大办代食品》,1960年11月29日。

赵玉书代表县委在五级干部扩大会议上的检查(第一次检查材料)》,1961年,1月7日。

《中共凤阳县委五级干部扩大会议简报》第四期(1961年1月8日)、第五期(1月9日)、第六期(1月10日)。

《凤阳县赵玉书同志在县委在五级干部扩大会议上第二次补充检查》,1961年1月15日。

陈振亚:《关于凤阳问题的报告》,1961年2月1日。

中共凤阳县委:《关于小溪河公社坏人当道情况所调查报告》,1961年2月10日。

凤阳县委调研组:《关于政府城公社四凤大队三包四定工作简报》(第一期)、(第二期)。

凤阳县委:《整风整社工作简报》(16期),1961年3月14日。

《程光华同志代表蚌埠市委所作的检查报告》(记录稿),1961年3月18日。

蚌埠市1961年三级干部会议简报,《对省委的意见和要求》。

中共蚌埠市委:《进一步发动组织群众采集野菜的指示》,1961年3月26日。

《武店公社党委关于整风整社工作情况的报告》,1961年4月18日.

凤阳县《科局长整风会议纪录》,1961年8月9日。

马维民同志在县委三级会议上的讲话:《凤阳县两年来的经验教训》,1961年8月24日。

(蚌埠)市委压缩城镇人口领导小组:《关于进上步压缩城镇人口和精简职工的工作意见》,1961年11月17日。

中共凤阳县委:《关于五风情况》,1961年11月7日。

蚌埠市除害消灭病领导小组:《关于防治疾病工作情况和今后意见》,1961年11月17日。

中共凤阳县委:《关于改正“责任田”和改正包产到组的工作情况汇报》,1963年3月10日。

吉林省:

吉林省检察院党组:《关于打击违犯粮食政策、破坏粮食征购的犯罪情况报告》,1958年2月13日。

吉林省检察院党组:《关于当前部分地区粮食紧张情况的报告》,1958年4月30日。

吉林省检察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吉林省监察厅:《及时惩处违反和破坏粮食政策的违法犯罪分子保障粮食征购工作顺利进行的初步意见》,1959年1月9日。

中共吉林省委办公厅:《吉林省六级干部会议简报》第一期,1959年3月11日。

吴德:《吉林省六级干部会议总结》,1959年3月21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当前粮食情况的报告》,1959年6月9日。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关于少数基层干部违法乱纪情况的报告》1959年8月5日。

吉林省政法联合办公室:《关于战役基本情况和今后工作意见(草稿)》,1959年8月10日。

1959年8月26日到9月10日,省委扩大会议文件(传达贯彻庐山会议)。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在农村工作中必须坚决贯彻政策,彻底杜绝自杀现象的通报》,1960年2月20日。

中共吉林省委监察委员会第二书记岳林在中国共产党吉林省第二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发言,1960年3月.

吉林省副省长王奂如在中国共产党吉林省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发言:《关于安排人民生活问题》,1960年3月21日,会议秘书处3月22日印。

中共吉林省委批转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关于1959年全省批捕人犯情况的报告》,1960年4月4日。

中共四平地委:《关于双辽县发生农村人口盲目外流情况的报告》,1960年6月15日。

中共吉林省政法委党组:《关于调整1960年捕人、杀人控制数字的报告》,1960年7月18日。

中共吉林省委:《批发栗又文同志在省三级干部会上关于粮食工作的总结发言》,1960年10月31日。

吴德在吉林省三级干部会议上的总结报告,1960年11月10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粮食工作报告》1960年11月14日4。

吴德在省委电话会议上的讲话:《关于粮食征购和生活安排问题》,1960年12月17日。

省、市、县委工作组:《铁岭县汎河公社整风整社试点工作总结》,中共辽宁省委1960年12月25日报送东北局。

吉林省委办公厅:《吉林省大搞代食品的情况》,1961年1月7日。

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东北地区大搞代食品情况的报告》,1961年1月18日。

东北局财委:《关于三省财贸部长座谈会对抓好代食品安排人民生活的意见报告》,1961年1月25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防止旅客非正常死亡情况的报告》,1961年2月10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粮食情况和生活安排问题的报告》,1961年2月11日。

东北局农委工作组、黑龙江省委工作组:《向阳川人民公社整风整社试点工作报告》,1961年2月15日。

(延边州委干部)何建中来电记录:汇报当地饥饿情况,1961年3月4日晚。

吉林省卫生厅党组:《关于洮安县两个管理区发生浮肿病情况的调查报告》,1961年3月11日。

中共吉林省委:《严格制止各事业企业单位擅自占用公社和耕地的紧急通报》,1961年4月17日。

《吴德同志写给主席的第一封信》,1961年5月9日。

《吴德同志写给主席的第二封信》,1961年5月10日。

宋振庭:《关于怀德县工作中的主要问题和进一步整党整社的报告》,1961年5月10日。

中共长春市委办公厅:《关于制止某些群众扒树皮、损坏公共设施的报告》,1961年5月11日。

中共长春市委办公厅:《关于制止某些群众扒树皮、损坏公共设施的报告》,1961年5月11日。

吉林省卫生厅党组:《关于防治当前几种主要疾病的报告》,1961年6月2日。

阮泊生:《怀德县当前生产及生活安排方面的情况汇报》,1961年7月27日。

吉林省公安厅党组、吉林省民政厅党组:《关于坚决制止自由流动人口的意见报告》,1961年10月30日。

《徐守身同志在省委召开的整顿城市治安秩序电话会议上的讲话》,1961年11月2日,中共吉林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61年11月6日印发。

《关于粮食情况的汇报提纲(草稿)》,1961年11月29日。

张士英:《抚松县发展人参生产问题的报告》1961年12月7日。

《崔次丰同志在全省统一行动打击盗窃和投机倒把活动的座谈会上的总结发言》,1962年1月10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厂矿企业建立农副业生产基地情况的报告》,1962年1月20日。

中共吉林省委财贸部:《关于召开农村生活安排会议的报告》,1962年3月5日。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职工家属参加自给性农副业生产的调查报告》,1962年11月9日。

辽宁省

中共辽宁省委工作组:《铁岭县汎河公社整风整社试点工作总结》,1960年,12月15日。

中共鞍山市委:《关于在职工家属中进行以粮食为中心的教育运动和安排好群众生活的情况报告》,1961年1月19日。

江苏省:

江渭清在中国共产党八大二次会议上的发言:《政治挂帅,以生产为中心,带动各项工作一道前进》,1958年5月。

中共江苏省委:《关于学习和宣传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报告和决议的通知》,1958年5月8日。

江苏省委整社检查团扬州分团:《在工作中所感到的几个问题向省委汇报》,1959年2月12日。

《南通县委关于石港人民公社粮食问题的调查报告》,1959年3月24日,

颜景詹1959年4月15日上午电话汇报:《关于人民生活问题》,中共江苏省委办公厅编印.

粮食部工作组:《关于宝应、宜兴两县粮食问题的调查报告》,1960年6月25日。

《殷炳山同志在县、市委第一书记会上的讲话》,1960年7月22日。

孙海光给省委的信,省委韩批给书记阅。1960年7月25。

《向干部提八条意见》,整风整社《大会简报》第二期,1960年7月28日。

《西冯大队近几什么没有大跃进》,1960年8月4日。

上海局办公室:《江苏省工作组来信》,1960年8月24日。

卢敬给省委的信:《吴县东桥公社强迫命令违法乱纪为什么这么严重》,1960年9月5日。

《省委驻建湖县天美公社蒿崙大队工作组第一次报告》,1960年9月18日。

江苏省委派赴丹阳县工作组(即重工业厅丘陵山区工作给)给省委的报告,1960年9月20日。

宋超、郭铁松、李震给省委、扬州地委、江都县委的信,1960年9月25日。

省委工作组:《关于常熟县白茆公社浮夸产量的调查报告》,1960年10月18日。

江苏省委、镇江地委溧水工作组:《省地委工作组关于溧水县委常委整风的情况报告》,1960年10月19日。

《上海局杨主任关于丰、沛、东海县情况向地委的汇报》,1960年10月30日。

中共苏州地委:《莫城公社贯彻“十二条”第一步的情况简报》,1960年11月。

中共江苏省委驻建湖县天美公社郑南大队工作组:《关于一平二调“共产风”“浮夸风”的调查材料》,1960年11月15日。

淮阴市五里公社八大队省委工作组:《关于淮阴市五里公社第八大队“四风”情况的调查报告》,1960年11月16日。

江苏省委东台县工作组刘子见:《关于卢南大队纠正“共产风”的工作报告》,1960年11月19日。

江苏省委、县委驻曲唐公社工作组:《关于曲唐公社胡庄大队纠正一平二调的情况报告》,1960年11月23日。

江苏省委农村工作部徐慎行:《关于泗阳县粮食问题的报告》1960年12月2日。

孙海光:《给辛、孙部长并报省委》,1960年12月27日。

冯光才:《淮阴市王兴公社尅扣社员口粮》,1960年12月28日。

地委调查组:《高要县四甲大队组织不纯、坏人当道的情况调查报告》,1961年3月12日。

瓜埠公社整社工作研究小组:《关于六合县瓜埠公社干部作风问题的初步调查报告》,1961年4月,海军政治部政治理论教研室印。

宝应县委工作组:《宝应县天平公社情况报告》,1961年6月10日。

中共江苏省委:《关于苏北里下河地区当前情况的报告》,1962年5月30日。

《中共常州市委关于大明纺织厂在精简工作中发生群众性起哄闹事的通报》,1962年6月10日。

江苏省人委财办秘书处:《金沙等六个集镇集市贸易的情况调查》,1962年7月15日。

广东省:

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安厅:《广东目前镇反运动综合报告》,1951年4月11日。

吴南生:《关于合浦县发生大量水肿死亡情况的报告》,1960年5月4日。

张进齐:《关于罗定县出现严重水肿、死亡事件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9月20日。

郑群、成家英、张乐民:《关于南雄县始兴公社严重违法乱纪和大量死人事件的调查报告》,1960年7月31日。

《中山县四级干部大会情况报告》,1961年1月5日。

《增城县四级干部大会情况报告》,1961年1月4日。

《宝安县四级干部会议总结报告》,1981年1月3日。

中共文昌县委:《关于四级干部扩大会议的总结报告》,1961年1月11日。

《高要县四个大队组织不纯坏人当道的情况调查报告》,1961年2月。

《江门市郊区四级干部会议情况报告》,1961年1月21日。

《中共顺德县委四级干部会议总结报告》,1961年1月3日。

地委调查组:《高要县四甲大队组织不纯、坏人当道的情况调查报告》,1961年3月12日。

山东省:

《谭启龙给舒同的信》1958年1月18日于济宁。

中共山东省委:《关于赵健民同志地方主义、分散主义和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主要事实》,1958年10月21日。

《山东省委、省人委关于馆陶停伙、逃荒问题的检查报告》,1959年1月16日。

《谭启龙给记舒同的信》,1959年3月23日于钜野。

《谭启龙给舒同的信》,1959年4月11日于济宁。

王瑛:《关于金乡县防治肿病检查情况简报》,1959年4月29日。

《中央监委转发山东监委关于济宁地区在开展‘拔白旗,插红旗’的竞赛运动中发生错误的报告》,1959年4月30日。

夏征农:《夏征农同志关于检查寿张工作情况向省委报告》,1959年6月18日。

《山东粮食厅党组关于调整全年粮食统销指标情况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2月25日。

山东省委办公厅:《通讯与资料》第31号,1960年7月。

中共山东省委工作会议文件,1960年8月14日简报。

中共山东省委给中共中央的《关于传达贯彻北戴河会议的报告》,1960年9月20日。

曾希圣在山东省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党政军民紧急动员起来,为战胜灾荒、克服困难而斗争!》,1960年10月29日。

穆林同志在省委扩大会议上的发言,1960年12月13日。

舒同:《我的检讨》,1960年12月13日。

赵健民在省委扩大会议上的发言,1960年12月15日。

1960年12月13日-15日山东省委扩大会议简报。

《山东省粮食厅关于印发樊培华同志在全省粮食电话会议上的讲话纪要的通知》,1961年1月14日。

山东省粮食厅:《山东粮食问题(汇报材料)》,1961年5月12日。

《昌潍专署粮食局关于请示收购一部分霉变瓜干向省粮食厅的报告》,1961年10月29日。

山东省粮食厅:《关于1960-1961年度农村和国家对粮食需要市、地委匡算的情况》。

浙江省:

中共浙江省委办公厅:《从典型调查来看浙江农村市场的基本情况和特点》,1954年3月15日。

中共浙江省委办公厅:《浙江省农村市场基本情况调查》,1954年3月18日。

《中央农村工作部对浙江省合作化问题的检讨》,1955年9月13日。

江华:《在中共浙江省第二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的工作报告》,1957年12月9日。

特急电报:(就主动增加从浙江上调粮食事)《江华致先念同志并报主席、中央、上海局》,1959年4月21日20时。

《省委转发省委办公厅关于部分地区粮食紧张情况的两个材料》,1959年5月25日。

《省委批转省粮食厅党组关于1959年全省第一次粮食会议情况的报告》,1959年7月1日。

温州专区《卫生工作简报》,1959年8月18日。

《全省各地向省委的求救报告》,1959年5月至8月。

《为争取1960年全省粮油工作的持续大跃进而奋斗》,1960年2月12日。

江华:《高速度是建设社会主义的灵魂-向全省公社党委书记的报告》,1960年3月3日下午。

《江华同志在县委第一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60年3月21日。

浙江省卫生厅:《关于青紫病的调查报告》,1960年4月6日。

中共浙江省委农村工作部办公室:《当前整顿食堂和安排人民生活情况资料》(供领导同志参考),1960年5月9日。

林乎加:《全省改造落后队现场会上的讲话》,1960年5月10日,于黄岩。

吴兴县人民委员会卫生科:《关于浮肿病的通报》,1960年5月20日。

嘉兴县卫生局:《浮肿病防治工作总结》,1960年6月4日。

《部分地方发生食堂停伙》,载中共浙江省委农村工作部编《情况资料》3期,1961年1月13日。

《大里生产队大搞代食品》载浙江省委农村工作部办公室编《情况资料》第3期,1961年1月13日。

《黎明生产队基层组织整顿情况》,载浙江省委农工部办公室编《情况资料》第10期,1961年2月9日。

曾绍文厅长在全国粮食局长会上的报告:《关于粮食工作问题》,1961年7月16日。

浙江省委办公厅:《重点粮产县粮食情况调查》(之一到之十七),1961年。

省委办公厅:《全省一平二调情况和兑现情况》,1961年3月, J007-13-20。

省委黄岩县路桥公社调查组:《利丰大队群众生活状况调查资料(草稿)》1961年4月23日。

衢县工作组,《炉头生产大队基本情况资料》,1961年5月4日。

中共浙江省委黄岩县路桥公社调查组,《两个生产大队的对比》,1961年5月18日。

中共浙江省委工作组:《黄岩县路桥镇农村工作中的一些情况和问题(初稿)》,1961年5月28日。

省委农工部分配处:《当前农村生活安排情况》,1961年12月15日,载中共浙江省委农村工作部办公室编《情况资料》第35期,1961年12月18日。

《粮食会议文件》,全省粮食会议秘书处印,1962年5月14日。

云南省:

《思茅地委、思茅军分区对今春以来外逃外迁问题的指示》, 1954年4月14日。

云南省纪委:《关于墨江县坝溜、龙潭二区1952年春荒饿死人及严重违法乱纪事件及有关干部处理意见的报告》,1955年5月3日。

《思茅地委关于领导群众克服粮荒的紧急指示》,1956年8月4日。

《思茅地委关于解决当前边疆粮荒问题的第二次紧急指示》1956年8月20日。

中共云南省委:《关于富宁县瑶族骚乱事件的报告》,1956年9月25日。

中共文山地委:《关于富宁县民族骚乱事件的报告》,1956年10月7日。

《关于归化寺问题的报告》,1956年12月。

临沧地委:《关于临沧县1956年死人情况的报告》,1957年7月22日。

《云南省委关于打击地主富农反革命份子斗争的几个主要经验的报告》,1957年9月12日。

《省委批转农村工作部关于晋宁县认真处理拆房以后社员安置的报告》,1958年3月27日。

《丽江地委和军分区对碧江武装部电话请示要派部队帮助劝阻边民外逃的批示》, 1958年4月16日22时。

《于一川同志的总结性发言-在4月20日省委扩大会上(记录稿)》,1958年4月22日。

《中共云南省委关于曲靖等部分地区发生肿病情况的报告》,1958年7月27日。

省委农村工作部:《陆良县茶花乡肿病死人情况调查》,1958年8月22日。

刘卓甫:《关于曲靖专区肿病情况报告》,1958年9月3日。

《地委书记会议资料之二》(富源县、曲靖县、马龙县饥饿情况),1958年9月。

省委检查组:《关于罗平县肿病情况的调查报告》,1958年9月2日。

马力、贾兴福给省监委的信,1958年9月16日。

孙雨亭:《从和郑敦、王镜如反党集团斗争中吸取教训,进一步加强党的战斗力――在云南省第一届党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的报告》,1958年9月25日。

丽江地委:《关于开展土法制造滚珠轴承的报告》,1958年10月。

大理地委:《关于当前工具改革的情况报告》,1958年10月3日,

《陆良县肿病死人情况-陆良县委书记孔祥柱同志汇报纪要》,1958年11月14日。

《中共云南省委关于肿病死人情况的检查报告》,1958年11月18日。

中共云南省委检查组:《检查陆良茶花乡情况简报》,1958年11月20日。

《地委书记会议讨论汇报》 1958年11月17日,11月21日。

省委书记处书记马继孔的讲话,1958年12月2日。

《昭通地委关于昭鲁二县结合部暴乱事件的情况报告》,1958年12月2日。

中共德宏地委:《关于少数民族外逃情况的检查报告》,1958年12月6日。

省委检查团昆明分团曲靖组报告:《关于曲靖专区、富源师宗等县钢铁铜焦放卫星的情况报告》,1958年12月14日。

《金平县崇岗公社老街管理区铁匠寨事件报告》,1958年12月29日。

泸西检查组:《检查前泸西县违法乱纪问题的总结报告》,1959年2月28日。

省委办公厅:《全省各地肿病情况综合》,1959年7月30日。

中共云南省委第一届第八次全体会议决议:《关于坚决执行党的八届八中全会的决议,以实际行动保卫党的总路线,力争提前和超额完成1959年生产任务的决议》,1959年9月24日。

《史怀壁同志电话汇报澜沧等地粮食和人员外逃情况记录》,1960年4月26日。

中共省委工作组:《关于砚山县忽视群众生活实行乱斗争的报告》,1960年6月8日。

楚雄地委:《关于肿病情况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7月29日。

思茅地委:《关于澜沧县肿病死人问题的检讨报告》1960年9月3日。

《关于宣威反革命暴乱案件的调查报告》,1960年11月30日。

《谢富治同志向总理、富春汇报云南宣威发生的反革命暴乱及粮食情况》,1960年12月2日。

中共楚雄地委:《关于楚雄县苍岭公社桃园管理区问题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12月9日。

《文山地区马关、西畴闹粮问题的两个汇报》, 1961年6月26日。

河北省:

解学恭:《关于浮肿病调查报告》,1959年1月22日,河北省委1月24日批转。

河北省委、省人委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报告:《关于召开1959年农产品购销合同会议的报告》, 1959年3月14日,

河北省委:《关于当前粮食情况的报告》,1959年4月16日。

省委监委会1960年1月26日致省委的信。

中共张家口市委:《关于反右倾整风运动和农村整风运动的综合报告》,1960年1月16日

中共唐山市委:《关于前段农村整风整社情况和今后意见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1月21日。

河北省委:《关于防治浮肿病情况的报告》,1960年2月18日。

省防毒工作检查组:《关于涿县、宁晋、唐县中毒事件检查情况的报告》,1960年5月15日。

中共邯郸市委:《关于32个农村三反试点基本总结和下段安排意见向省委的报告》,1960年6月2日,中共邯郸市委文件,[60]141号。

中办安国工作组:《关于安国县伍仁桥公社党委和伍仁村支部控制群众退出食堂问题的调查报告》,1960年7月18日。

河北省公安厅党组:《关于当前中毒事故的情况和今后意见的报告》,1960年8月,中共河北省委1960年9月21日转发。

中共河北省委监察委员会:《关于某些农村继续发生浮肿病情况的报告》,1960年10月13日。中共河北省监察委员会报告,总号[60]48号。

《河北省委关于切实安排好群众生活问题的紧急通知》,1960年11月8日。

河北省委办公厅翻印农村粮食、人民生活、死人、整风整社的调查材料,1960年。

中共河北省委向地、市党委的密电:《关于必须及时发现和制止死人问题的紧急通知》,1960年12月28日。

《河北日报》张家口记者组:《蔚县情况》,1961年1月。

河北省农业厅党组:《关于瞎指挥风的初步检查(讨论稿)》,1961年1月17日。

封云亭致裴书记,1961年1月7日。

胡开明致刘子厚的信,1961年1月21日。

河北省卫生厅党组:《关于立即开展治病防病运动的报告》,1961年8月12日,[61]258号。 

省委办公厅:《各地委对省委电话会议精神研究讨论的情况和意见》,1961年9月17日。

刘子厚:《关于务必抓紧征购工作的紧急电话》,1961年10月6日。

省委关于当前对敌斗争情况,全省政法工作会议,1961年。

省委书记处会议301次会议材料,1961年。

河北省委办公厅:《各地区粮食工作情况第四次简报》,1961年10月14日。

各地市委关于铁路发生偷抢粮、干部违法乱纪的情况。

省常委第一届132次会议关于粮食安排问题,1961年。

中央负责人信件和毛主席的重要批示,1961年。

中央工作会议文件-中央负责人的信件,1961年。

省农业厅委工作组:《沧州地区十个生产大队农业现状调查的综合情况》,1962年7月1日。

《中共河北省委整风整社办公室、监察委员会关于1960年冬到1961年春农村整风整社运动的组织处理工作总结》,1962年4月28日。

中共河北省委整风整社办公室、监察委员会:《关于1960年冬到1961年春农村整风整社运动的组织处理工作总结》,1962年4月28日。

中央有关部委:

粮食部  《中央人民政府国家计委给粮食部下达的计划指标》,1954年6月15日。

粮食部、财委粮食组:《全国粮食库存逐月减少情况》,1954年7月。

章乃器:《五年来的粮食工作情况―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发言》,1954年,9月25日。

粮食部计划司统计资料:《1950-1953年全国粮食征购与产量的比较》,1954年。

粮食部计划司统计资料:《1953年城乡需要商品粮供应的人口和数量(贸易粮)》,1954年。

国务院第一办公室:《关于农村粮食紧张情况的调查》,1955年4月22日。

《粮食部拟提供李先念副总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的发言材料》,1955年。

粮食部计划司统计资料,1956年。

粮食部:《关于饲料用粮的供应报规定》,1957年5月17日。

《全国粮食会议文件》,1957年7月。

《1957年第二次粮食会议文件》,1957年8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关于粮食购销问题的报告》,1957年8月。

《湘西自治州粮食统购统销问题辩论要点》,《益阳县通过大辩论超额完成了早稻征购任务》,1957年12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市镇供应简报》,1957年11月。

粮食部统计司1957年7月表格和粮食部1958年2月6日表格,1957年。

粮食部党组给中央的报告:《关于安排薯类生产和销售的报告》,1958年3月7日。

《粮食部党组向中央的报告》(58)粮发20号,1958年5月20日。

《粮食部党组给中央的报告》,1958年8月15日。

粮食部党组:《当前粮食购、销、调运情况汇报》,1958年10月4日。

沙千里:《反右倾,鼓干劲,掀起红旗运动新高潮》,1959年11月2日。

粮食部党组:《关于当前粮食情况和今后粮食工作意见》,1959年11月27日。

1959年全国粮食厅局长会议资料。

《中央批转粮食部“关于今后三年内把国家粮食库存增加到一千亿斤的报告》,1960年1月26日。

粮食部计划司统计数字,1960年7月5日统计。李井泉就四川省粮食征购数问题给李先念副总理的信,1960年8月5日。

牛佩琮、陈国栋:《关于粮食情况的紧急报告》,1960年7月12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粮食问题汇报提纲》,1961年5月7日。

《陈国栋同志给李先念副总理的报告》,1962年3月17日。

粮食部办公厅编《粮食工作简报》第28期,1962年8月20日。

《粮食部计划司粮食资料提要》,1962年8月25日。

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  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全国农村工作部长会议简报》[第十期],1959年1月22日。

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各地贯彻执行六十条的情况和问题》,1961年8月24日。

中共中央统战部  中央工作组统战部小组编《情况简报》第12期,1962年8月28日

中央工作组统战部小组编《情况简报》第24期,1962年10月13日。

商业部党组:《关于1959年供应出口计划完成情况的报告》,1960年1月8日,(60)上海会议文件97。

公安部  徐子荣:《关于镇反以来几项主要数字的统计报告》,1954年1月14日。

第九次全国公安会议:《关于彻底肃清山区、结合部、水上、落后地区漏网外逃反革命分子和流窜犯的决议》, 1958年8月16日.

《广西省镇压反革命情况及目前存在的思想麻痹问题》,1951年5月15日,见广西公安厅编:《情况与资料》1950-1951年第6期。

卫生部党组:《关于防治当前主要疾病的报告》,1961年2月1日。

二、 官方文件

《中共中央转发云南省委关于边疆六个县区第一批采取和平协商方式进行土地改革的初步总结》,1955年12月10日。

《中央转发中央办公厅综合的“关于十六省区缺粮、断粮、闹粮情况和各地党委提出的解决措施的简报”》,1958年4月25日。

《中国共产党八届八中全会公报》,1959年8月26日。

《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决议》,1958年8月29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扩大会议公报》,1958年8月31日。

《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1958年12月10日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

《中国共产党八届六中全会公报》,1958年12月17日。

《中共中央批转“山东省委、省人委关于馆陶停伙逃荒问题的检查报告”》,1959年1月22日。

《党内通信》(即毛泽东给6级干部的信),1959年4月29日。

《中共中央关于粮食工作的指示》,1959年7月31日,1959年我国国财贸书记会议参考文件之一。

《中央关于反对右倾思想的指示》,1959年8月7日。

《中央转发一些省、市、区所揭发的一部分高级干部的右倾思想、右倾活动的材料》,1959年9月8日。

《中央批转江苏省委“关于立即纠正把全部农活包到户和包产到户的通知”》1959年10月13日。

《中共中央批转“四川省委关于第一届第11次会议情况的报告”》,1959年10月13日。

《中央同意青海省委关于以张国声同志为首的反党集团错误的决议》,1959年10月14日。

《中央转批浙江省委“关于温州、金华地区少数地方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发生违犯政策情况的报告》,1959年12月21日。

《中央批准军委总政治部“关于划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标准和处理办法”》,1959年11月27日。

《中央批转中央国家机关党委整理的“老干部为什么过不了社会主义这一关”的材料》。

《中央批准中央直属机关党委、中央国家机关党委关于在反右倾斗争的整风运动中犯错误同志的处理问题的请示报告和关于划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标准和处理原则》,1960年1月15日。

《中共中央批转李先念关于立即突击调运粮油棉和成立调运指挥部的报告》,1960年2月21日。

中央办公厅整理:《八个省农村公共食堂情况》,《中央关于加强公共食堂领导的批示》,1960年3月18日。

《中共中央批转贵州省委“关于目前农村公共食堂情况的报告”》,1960年3月6日。

《中央转发河北省委关于干部参加公共食堂所规定》,1960年3月7日。

中共中央《关于城市人民公社的指示》,1960年3月9日。

《中央关于加强公共食堂领导的批示》,1960年3月18日

《中央批转上海市委关于里弄工作情况和建立城市人民公社打算的报告》,1960年4月18日。

《关于当前城市人民公社发展情况和几个问题的报告》。

《中央批转甘肃省委关于通渭县委完全变质的情况报告》,1960年4月21日。

《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中开展“三反”运动的指示》,1960年5月15日。

《中共中央关于全党大搞对外贸易收购和出口运动的紧急指示》,1960年8月10日。

《中共中央关于压低农村和城市口粮标准的指示》,1960年9月7日。

《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即农业十二条),1960年11月3日。

《中央关于转发齐燕铭同志关于对在京迥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特需供应的报告的指示》,1960年11月9日。

中共中央转发河北省委批转的《保定市委关于发动群众开好吃饭大会的报告》,1960年11月26日。

中央批转全国总工会《关于当前城市人民公社发展情况和几个问题的报告》,1960年6月8日。

《中央关于山东、河南、甘肃和贵州某些地区所发生的严重情况的指示》,1960年12月8日。

中共中央转发《信阳地委关于整风运动和生产救灾工作情况的报告》,1961年1月1日。

《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公报》,1961年1月20日。

《中央批转湖北省委关于沔阳通海口公社整风整社第二阶段总结报告》,1961年1月31日。

《中央关于转发河南省委、洛阳地委关于政策兑现问题的三个文件的批示》,1961年2月4日。

中共中央转发五人小组《关于调整农村劳动力和精简下放职工问题的报告》,1961年4月9日。

胡乔木等:《关于在韶山公社解决食堂问题的报告》,1961年4月10日,《中央转发主席批示的几个重要文件》。

《中央转发谷牧同志“关于迅速克服工人私自离厂现象和巩固工人队伍的意见”和贾步彬同志的信》,1961年4月30日。

《中央办公厅转发安徽省委关于试行包工包产责任制情况的报告》,1961年5月3日。

《毛主席批转胡乔木同志5月8日给主席的信》,1961年5月9日。

《阎红彦同志于弥渡县给主席的信》,1961年5月9日。

《毛主席批转邓小平、彭真同志月10日给主席的信》,1961年5月13日。

《中央工作会议关于减少城镇人口和压缩城镇粮食销量的九条办法》(1961年6月16日经中央批准)

《中共中央关于核实城市人口和粮食供应的紧急指示》,1961年6月16日。

《中央批转国务院财贸办公室、北京市委“关于在北京的高级知识分子和一部分负责干部副食品供应问题的请示”》1961年12月17日。

《批转建筑工程部党组关于停缓建工程中存在问题的调查报告》,1962年1月6日。

《中央关于一九六二年上半年继续减少城镇人口七百万人的决定》,1962年2月14日。

《中共中央关于批发陈云等同志讲话的指示》1962年3月18日。

《中央批转财贸办公室、统战部关于反对商品“走后门”运动情况的报告》,1962年5月9日。

《毛泽东同志关于印发巩固生产队集体经济问题的座谈会记录的批示》,1962年7月22日。

《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的公报》,1962年9月27日。

中央批转《安徽省改正“责任田”情况》,1962年12月11日。

《中央转发“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的批示》(即桃园经验),1964年9月1日。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81年6月27日.

中共中央西北局文件:《中共中央西北局批转关于陕西、甘肃、新疆等省区严肃处理违反和破坏粮食政策的行为》,1960年12月19日。

《东北局关于进一步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1951年2月28日。

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局关于稳定工人队伍的通知》,1961年5月16日

. 三,有关省的官方文件

河北:

《中共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委员会关于召开1959年农产品购销合同会议的报告》,1959年3月14日。

《河北省委批转霸县县委关于煎茶铺公社发生浮肿病救治经过的报告》,1960年2月2日。

《河北省委批转内丘县县委善于隆尧公社重贤管理区人民生活安排情况的报告(摘要)》,1960年2月10日。

《河北省委转发省公安厅党组关于我省中毒事故的情况简报》,1960年4月29日。

《河北省委批转省委财贸部关于大搞群众运动整饬粮食纪律加强粮食管理意见的报告》,1960年9月27日。

《河北省委关于大搞群众运动搞好粮食工作和安排好生活的报告》,1960年10月18日。

《河北省委关于大搞群众运动搞好粮食工作和安排好生活的报告》,1960年10月18日。

《河北省委批发石旭东同志反映邯郸市特需供应问题的意见》,1960年11月1日。

《中共河北省委关于浮肿病情况的简报》,1960年12月17日。

《河北省委转发省卫生厅党组关于立即开展治病防病运动的报告》,1961年8月17日。

甘肃:

《中共甘肃省委关于两年来贯彻执行西北局兰州会议精神若干问题的检查报告》,1962年12月3日省委第三届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

《中共甘肃省委关于报送“通渭的历史经验教训”的报告》,1965年7月5日。

《汪锋同志关于农村食堂等问题向主席的报告》,1961年5月9日,于临夏。

吉林

《中共吉林省委、吉林省人民委员会关于农村人民生活的若干问题的规定》,1959年1月7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召开公社社员代表大会的部署的报告》1959年5月5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解决社员自留地问题的通知》1959年6月2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讨论主席指示中农村基层干部和群众思想动态的报告》1959年6月11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调整农村人民公社工资制与供给制的比例和整顿公共食堂的指示》1959年6月30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整社算帐工作的总结》1959年11月9日。

《省委批转通榆县委关于高速发展大和扭转大牲畜大量瘦弱情况的报告》,1960年4月19日。

《中共吉林省委批转通榆县委关于立即制止牲畜大量瘦弱、死亡情况的报告》,1960年4月27日。

《关于在农村中必须坚决贯彻杜绝自杀现象的通报》,1960年2月20日,中共吉林省委文件。

《中共吉林省委批转省人民检察院党组关于1959年全省批捕人犯情况报告》,1960年4月4日。

《省委同意省政法组关于在解决民主革命不彻底的地区将批捕人犯的权限下放至县委的意见》,1960年7月18日。

《省委批转粮食厅党组“关于延吉县八道公社发生少数社员逃跑问题的情况简报》,1960年6月15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贯彻执行中央紧急指示信试点情况的报告》1960年12月28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精简职工、调整安排劳动力和压缩城市人口支援农业生产战线的意见》,1960年12月29日。

中共吉林省委转发吉林市委《关于当前浮肿病情况的报告》,1961年1月5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有些地方违反中央指示重犯“一平二调”错误的通报》1961年1月14日。

《关于粮食情况和生活安排问题给中央和东北局的报告》,1961年2月11日。

《省委转发吉林市委关于严格制止各事业、企业单位擅自占用公社耕地的紧急通报》,1961年3月26日。

《揭开假先进的盖子,拔掉真落后的根子-省委批转九站人民公社整风整社情况的报告》,1961年5月18日。

《中共吉林省委关于迅速抡治重型浮肿病人的紧急的通知》,1961年6月26日。

《中共吉林省委批转四平地委批转梨树县委“关于河山公社在贯彻政策中重犯一平二调错误的通报”》1961年7月15日。

《省委批转公安厅党组、民政厅党组关于坚决制止自由流动人口的意见的报告》,1961年11月13日。

《省委批转公安厅工作组关于四平收容遣送站违法乱纪情况的报告》,1961年12月25日。

《省委批转省委财贸部关于召开农村生活安排会议情况的报告》,1962年3月18日。

江苏

《中共江苏省委批转南通县委关于石港人民公社粮食问题的调查报告》,1959年3月30日。

《中共江苏省委批转省委办公厅和兴化县三个不同类型生产大队的调查材料》,1960年10月9日。

云南

《省委关于富民县反击反动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运动中几个问题的通报》,1957年8月12日。

《省委关于农村整风的几个问题的指示》,1957年8月17日。《云南省委关于打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的几个主要经验的报告》,1957年9月12日。

《省委关于在省级机关中开展反右倾斗争的情况向中央的报告》,1959年10月28日。

《省委关于粮食安排的三个调查材料的批示》,1961年1月11日。

浙江

《中共浙江省委批转黄岩县委“关于当前农村中各阶层思想情况的调查报告》,1956年3月12日。

《省委转发“建德县大洋人民公社卫星生产队实行吃饭不要钱和计划用粮的情况”和富阳县场口公社建立粮食计划管理制度的情况》,1958年12月29日。

《省委转发省委办公厅关于部分地区粮食紧张情况的两个材料》,1959年5月25日。

《省委批转省粮食厅党组关于1959年全省第一次粮食会议情况的报告》,1959年7月1日。

四川

《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反对右倾思想、增产节约粮食、胜利渡荒的指示》,1959年9月2日。

《中共四川省委批转燕汉民同志转报万县市龙宝公社反右倾、鼓干劲,增产粮食,节约渡荒运动的情况报告》,1959年9月23日。

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报告:《关于工矿企业职工中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试点情况简报》1959年11月28日。

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报告:《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情况简报》,1959年12月18日。

《中共四川省委批转南充地委转发地委潆溪整风整社试点工作组关于潆溪公社整风整社试点中进行1961年“三包一奖”的情况报告》,1961年3月16日。

上海

《上海市委对奉贤县问题的情况报告》,1959年2月28日。

《上海市委关于市委扩大会议情况给中央的电话汇报》,1959年9月2日,

四、中央领导人的讲话及批示

《毛泽东在南宁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1月12日。

《毛泽东成都会议上的六次讲话》,1958年3月9日,10日,20日,22日,25日,26日。

《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的插话》,1958年3月。

毛泽东、刘少奇、邓小平在成都会议期间的讲话(四川省委办公厅记录整理),1958年4月15日。

《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多次讲话》,1958年5月8日,17日,18日,20日,23日。

《毛泽东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多次讲话》,1958年8月17日,19日,21日上午,21日下午,30日。

《毛泽东在郑州会议上的讲话》(第一次郑州会议),1958年11月2日,6日,7日,9日,10日上午,10日下午。

《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的多次讲话》,1958年11月21日,22日。

《毛泽东在郑州会议上的多次讲话》(第二次郑州会议),1959年2月27日,28日,3月1日,5日。

主席在省市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1959年2月1日下午。

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讲话》,1959年7月23日。

廖志高致李大章:《23日晚主席召集中央局第一书记和部分省市委书记座谈会上插话》,1960年12月25日,四川省档案馆,办公厅-2412。

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上听取汇报时插话》,1960年12月30日。

毛泽东:《毛泽东在北京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1年6月12日。

毛主席、刘少奇、周总理、邓小平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1年。

(陕西省省委第一书记)张德生同志传达主席、总理在中央会议上的指示。档案年代字足迹不清,从行文来年,大约是1960年底或1961年初。此件甘肃省档案馆。

毛主席听取河北省委汇报时的指示,1961年,855-6-2005。

毛主席、周总理、邓小平1958年视察河北的讲话,1958年,855-4-1271。

《毛主席在信阳的谈话》,1958年11月13日晚,河南省档案馆,11441-2。

《毛主席对新乡、洛阳、许昌、信阳四个地委书记座谈会的谈话纪录》,1959年2月27日上午。河南省档案馆,1441-2。

1960年3月16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

《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1月31日。

毛泽东:《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1962年8月9日。

毛泽东:《和卡博、巴庐库同志的谈话》,1967年2月3日。

康濯:《毛主席到了徐水》,《人民日报》,1958年8月11日。

刘少奇同志对全国妇联党组同志的谈话记录,1958年6月14日。

刘少奇同志在省市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1959年2月1日下午。

刘少奇同志在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1958年9月27日于南京。

《刘少奇同志视察江苏城乡》,《人民日报》,1958年9月30日。

李富春:《关于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报告》,1959年4月21日。

李富春:《关于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草案的报告》,1960年3月31日。

《彭真同志在中央元月三日召开的电话会议上的讲话》(摘要),1959年1月3日,四川省委办公厅秘书处1959年1月4日印。

谭震林在河南省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7月15日。

谭震林、廖鲁言给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报告:《关于农业生产和农村人民公社的主要情况、问题和意见》,1958年11月16日。

谭震林同志1959年1月3日在中央书记处电话会议上的讲话(四川省委办公厅记录稿)。

谭震林同志在十省市小麦座谈会上的总结,1959年2月21日,(记录稿)。中共山东省委农村工作部1959年2月26日印发。

《谭震林在大会上的讲话》,1960年2月12日,载《1960年2月全国财贸书记会议参考文件之17》。

谭震林在甘肃省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记录稿),1960年5月25日下午。

谭震林在全国电话会议上的讲话,1960年11月2日。

谭震林:《开展大办代食品的群众运动》,1960年11月10日在全国代食品会议上的报告。《中央电话会议上李先念同志的讲话》,1959年4月19日,吉林省、江苏省、山东省、四川省档案馆都存有此件。

《中央书记处1959年10月15日电话会议上李先念同志讲话纪要》,AB1-02-510。

全国财贸会议秘书处:《李先念在全国财贸书记会议预备会上的讲话要点整理》,1959年9月10日,《全国财贸书记会议简报第1号》,AB1-02-511。

《李先念在全国财贸书记会议预备会上的讲话要点整理》,1959年9月10日,《全国财贸书记会议简报第1号》第7页

《李先念同志9月10日晚在中央召开的关于压低农村和城市口粮标准问题电话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0年9月10日。

李先念:《在全国粮食、商业厅局长会议上的讲话》,1961年8月26日,180-9-79。

陶铸:《虎门公社调查报告》,人民日报,1959年2月25日。

(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关于镇反以来几项主要数字的统计报告》,1954年1月14日。

徐子荣同志在河南省委常发会上的讲话(谈信阳事件),1960年12月6日。

(中央监委副书记)王从吾同志在河南省委常委会上的讲话(谈信阳事件),1960年12月6日。

《国家统计局局长薛暮桥在河南省统计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记录》,《统计工作》,1958年第12期。

薛暮桥:《统计工作如何大跃进》,《统计工作》1958年第5期。

《贾启允局长在全国省市统计局长会议的讲话纪要》,江苏省档案馆:3133-2125

五、专著

[美]彭尼?凯恩(Kane Penny):《1959-1961中国的大饥荒》,郑文鑫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年。

[美]安斯利?科尔(Ansley Coale):《从1952年到1982年中国人口的急剧变化》(《Rapid population Change in China ,1952-1982》)

丁抒:《人祸》,香港,九十年代杂志社,1996年。

金辉:《三年“自然灾害”备忘录》,团结出版社,1993年。

曹树基:《大饥荒:1959-1961年的中国人口》,香港时代国际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

[英]杰斯帕?贝克(Jasper Becker):《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姜和平译,明镜出版社,2005年。

傅上伦、胡国华、冯东书、戴国强:《告别饥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陈大斌:《饥饿引发的变革》,中共党史出版社,1998年。

王耕今、杨勋、王子平编:《乡村三十年-凤阳县农村社会经济发展实录(1949-1983)》,农村读物出版社,1989年。

康健:《辉煌的幻灭:人民公社警示录》,中国社会出版社,1998年。

东夫:《麦苗儿青菜花黄-川西大跃进纪实》,网络电子版。

张大发:《金桥路漫》,定西作家协会出版,2005年。

张乐天:《告别理想-人民公社制度研究》,东方出版社,1998年。

丛进:《曲折发展的年代》,河南人民出版社,1989年。

谢春涛:《大跃进狂澜》,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

张湛彬、刘杰挥、张国华:《“大跃进”和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国》,中国商业出版社,2001年。

米鸿才、李显刚主编:《中国农村合作制史》,中国农业科技出版社,1997年。

莫日达:《我国农业合作化发展》,统计出版社,1957年。

凌志军:《历史不再徘徊:人民公社在中国的兴起和失败》,人民出版社,1996年。

罗平汉:《大锅饭——公共食堂始末》,广西人民出版社,2001年。

余习广:《大跃进:苦日子上书集》,时代潮流出版有限公司,2005年。

柳随年等编:《六十年代国民经济调整回顾》,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2年.

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年。

郭书田:《失衡的中国:城市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第一部,河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

李成瑞:《中国人口普查和结果分析》,中国财政经济出版,1983年。

林毅夫:《再论制度、技术与中国农业发展》,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0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传1949-1976》,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

邓力群:《我为少奇同志说些话》,当代中国出版社,1998年。

张步真:《渴望真话——刘少奇在1961》,珠海出版社,1998年。

王光美、刘源等:《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河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传》,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陈云传》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

陈清泉、陆广渭:《陆定一传》,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

权延赤、黄丽娜:《天道--周惠与庐山会议》,广州,广东方旅游出版社,1997

郭沫若:《十批判书》,群益出版社,1947年。

黎昌庶:《西洋杂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

梁启超:《饮冰室文集》之十二,中华书局,1989年影印本。

[美]曼瑟尔?奥尔森(Mancur Olson):《集体行动的逻辑》, 陈郁等译,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

卡尔.波普尔(Ppper,K.R):《开放社会及其敌人》第一卷,郑一明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

[英]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哈耶克(F.A.Hayek)著:《通向奴役之路》,王明毅 冯兴元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 [法]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乌合之众》,冯克利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5年。

托马斯?莫尔:《关于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和乌托邦新岛的有益且有趣的金书》,宁津度译,见《西方四大政治名著》,天津人民出版社,1998年笑蜀编:《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汕头大学出版社,1988年。

邢贲思等:《影响世界的著名文献》政治、社会卷,新华出版社,1997年。

(汉)许慎撰:《说文解字》,北京,中华书局影印,1963年12月,第28页下。

宋元人注《四书五经》中册,北京,中国书店,精装影印本, 1985年,第121页。

刘泽华:《中国王权主义》,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10月。

袁伟时:《近代中国论衡》,香港Roundtab Enterise Limited出版,2006年。

孙广忠等:《中国自然灾害――献给“国际减轻自然灾害十年”活动》,北京,学术书刊出版社,1990年,第5-6页。

李文海等:《近代中国灾荒纪年》,湖南教育出版社,1990年。

高素华主编:《中国农业气候资源及主要农作物产量变化图集》,北京,气象出版社,1993年。

邓云特:《中国救荒史》,商务印书馆,1993年,北京.

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国家经贸委自然灾害综合研究组编著:《中国自然灾害区划研究进展》,海洋出版社,1998年。

孟昭华:《中国灾荒史记》,中国社会出版社,1999年。

张晓、王宏昌、邵震:《中国水旱灾害的经济学分析》,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0年.

魏光兴、孙昭民主编:《山东自然灾害史》,北京,地震出版社,2000年.

李文海:《中国近代十大灾荒》,上海人民出版社,1994年。

[美]麦克法夸尔(MacFarquhar)、费正清(John King Fairbank)等:《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革命的中国兴起,1949-1965》,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

何方:《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利文出版社,2005年。

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

联共(布)党史特设委员会编:《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编译局译,人民出版社,1975年。

河南党史工作委员会编:《风雨春秋》,河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王泰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史:1957-1969》第二卷,世界知识出版社,1998年。

[法]亨利?米歇尔(Henri Michel):《第二次世界大战》,卢佩文、刘幼兰译,商务印书馆,1981年。

崔济哲:《清唱》,新华出版社,2003年。

张万舒:《故乡人民的笑声》,新华出版社,1986年。

朱正主编:《1957新湖南报人》,湘新出准字(2001)第161号,2002年。

河南省水利厅办公室编《大跃进中的河南水利》,出版社##3,1998年。

河南省水利厅:《河南水利40年掠影》,出版社###,###年。

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下,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第144页。

大连医学院病理生理教研室编:《病理生理学》,人民卫生出版社,1962年。

武汉医学院主编:《营养与食品卫生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1年,第20-21页。

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编:《食物成份表》,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6年12月。

六、论文、研究报告及文章

张树藩:《信阳事件:一个沉痛的教训》,《百年潮》,1998年第12期。

冯有林、魏鹄立:《湖北当阳跑马公社的“共产主义”考》,《中共党史研究》,1998年第4期。

高智勇:《北京困难时期商品供应追记》,《炎黄春秋》,2007年第8期。

卞悟:《公社之谜-农业集体化的再认识》,《二十一世纪》,1998年8月号第48期。

高华:《大灾荒与四清运动的起源》,《二十一世纪》,第60期。

高华:《大跃进运动与国家权力的扩张:以江苏省为例》,《二十一世纪》,1998年8月号第48期。

高华 :《在贵州“四清运动”的背后:对一篇当代史回忆文本的解读》(修订全本),《领导者》,2006年1月号(总第12期)。

王维志手稿:《关于解放后我国总人口增加同自然增长人数差数的情况》,1981年3月7日.

李成瑞:《“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中共党史研究》,1997年第2期。

蒋正华、李南:《中国人口动态参数的校正》,《西安交通大学学报》,1986年第3期。

曹树基:《1959-1961年中国的人口死亡及其成因 》,《中国人口科学》,2005年第1期。

陆平:《关于“特种案件”的汇报――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开放》,2003年第10期。

(此稿作者应为梁志远)。

中共镇原县委党史办公室:《“大跃进”期间的镇原冤案》,《百年潮》1999年第4期

辛平:《梦幻的天堂――徐水“共产主义”试点记》,《炎黄春秋》1994年第1期;

赵云山、赵本荣:《徐水共产主义试点始末》,载《党史通讯》1987年第6期;

杨闻宇:《荒唐的引洮工程》,《炎黄春秋》1993年第3期.

高化民:《对五十年代富裕中农问题的研究》,《党史研究资料》,1996年第4期。

《北明访余英时:中国近代史讲诸问题》2007年7月27日,新世纪www.ncn.org

冯同庆:《实际有惊,但求无险》,《中国人力资源开发》,1995年第1期。

顾钧:《中国人初尝西餐》,《中华读书报》,2000年5月。

郭志珍、武代玲:《1959年:寿阳事件》,《沧桑》,1999年6月

何立波:《大跃进期间在河南大刮“共产风”的罪人吴芝圃》,《党史纵览》,2006年第2期。

何祖明、徐敬尧:《上虞县大旗会闹事的始末》,《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89年第1期。

黄东文:《我亲历高要县三年困难时期》,《炎黄春秋》,2002年第9期

金辉:《“三年自然灾害”备忘录》,《社会》,1993年第4-5合期。

李若建:《大跃进后人口损失的若干问题》,《中国人口科学》,1998年第4期。

李若建:《困难时期的精简职工与下放城镇居民》,《社会学研究》,2001年第6期。

李若建:《大跃进与困难时期的社会动荡与社会控制》,《二十一世纪》第60期。

李若建:《大跃进与困难时期人口迁移初步探讨》,《中山大学学报》,1999年第1期。

李维民:《万毅将军在庐山会议》,《炎黄春秋》,1995年第3期。

李真真:《大跃进时的中宣部科学处—于光远、李佩珊访谈录》,《百年潮》,1999年第6期。

林强:《天灾乎?人祸乎?――-福建“大跃进”运动再认识》,《福建党史月刊》,2001年第1期。

彭建新:《60年代广东省经济调整概述》,载《当代中国史研究》1995年第3期,第37页。

刘秉勋:《毛泽东决定解散农村食堂的来由》,《百年潮》,1997年第6期。

刘良:《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的一次辞职》,《炎黄春秋》,2003年第4期。

柳随年:《“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的提出及执行情况》,《中共党史研究》,1980年第6期。

王思睿:《陈独秀晚年的民主思想》,载《书屋》2000年第4期。

交通大学研究所调查报告:《解放前洋麦进口情况》,年代:1954;180-2-54。

龙宇闻:《公共食堂积弊千日,解散一时――丰城县小港公社公共食堂追记》,《中国农业合作社史料》,1988年第4期。

罗平汉:《“三年困难时期”的知识分子》,《炎黄春秋》,2005年第4期。

马钟嶽:《大饥荒中的县委书记王永成》,《炎黄春秋》,2006年第3期。

潘祝平:《刘顺元事件与中苏关系》,《炎黄春秋》,2004年第6期。

彭建新:《60年代广东省经济调整概述》,《当代中国史研究》,1995年第3期。

乔培华:《周恩来与信阳事件》,《史学月刊》,1998年第6期。

权延赤:《彭德怀落难与林彪得势真相》,《炎黄春秋》,1993年第4期。

沈志华:《“大跃进”、人民公社与中苏同盟的破裂》,沈志华、李丹慧个人网站。

沈志华:《关于1950年代苏联援华贷款的历史考察》,《中国经济史研究》,2002年第3期。

沈志华:《援助与控制:1950年代苏联与中国的核武器研制》,《历史研究》,20004年第3期。

苏林达口述,赵光整理:《我给毛主席当厨师》,网上信息。

舒倜、方辰:《定县办地方工业前后两个方针两种结果》,载《人民日报》,1958年5月18日。

田家英:《韶山大队概况》,《中国农业合作化史资料》,1990年第2期。

王静林:《历艰辛之程 踏富裕之路――泡子沿农业合作化发展史》,《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1998年第2期。

王任重:《毛主席在湖北――扎记二则》,载《七一》杂志1958年第5期。

王民三:《走在钢丝般的日子里》,《中国粮食经济》,2001年第7期。

王光美:《关于一个大队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经验总结》(即《桃园经验》),1964年7月5日.

吴冷西:《和田家英共事的日子》,《党的文献》,1996年第5期。

徐明:《吴芝圃与河南大跃进运动》,《二十一世纪》,1998年8月号第48期。

谢贵平:《安徽无为县的大跃进运动及其后果》,《当代中国研究》,2006年第2期。

辛平:《梦幻的天堂――徐水“共产主义”试点记》,《炎黄春秋》,1994年第1期。

薛攀皋:《自然科学研究盲目听命政治的教训――荒唐的科研课题“粮食多了怎么办”》,《炎黄春秋》,1997年第8期。

阎明复:《从我亲历的几件事看康生》,《炎黄春秋》,2005年第5期。

陆定一:《怀念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同志》,1979年3月6日《光明日报》。

朱良:《无私无畏追求真理的王稼祥--1962年被扣上“三和一少”修正主义罪名的真相》,载《炎黄春秋》2006年第8期。

杨第甫:《庐山会议周小舟坚持不批彭德怀》,《炎黄春秋》,2001年第1期。

[印度]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民主的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程晓农译, 《当代中国研究》,2000年第2期。

《鱼米之乡的大逃亡――广东三年大饥荒情况》,[新观察/xgc2000.com]

俞乃蕴:《张恺帆铁骨诗魂》,《炎黄春秋》,1997年第4期。

张开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十大要闻》,《炎黄春秋》,2004年第6期。

章跃兵:《图虚名招实祸的“天下第一田”》,《炎黄春秋》,1995年第3期。

赵胜忠:《跃进型统计体制的形成和后果》,《二十一世纪》,第60期,1989年8月。

赵云山、赵本荣:《徐水共产主义试点始末》,《党史通讯》,1987年第6期。

郑义:《大跃进时期农村的悲剧――江口事件梗概》,香港《争鸣》,1993年1月号。

中共镇原县委党史办公室:《“大跃进”期间的镇原冤案》,《百年潮》,1999年第4期。

周承恩:《人民公社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空想论》,《中共党史研究》,1988年第5期。

周德民:《宁乡“五风”回忆片断》,《长沙文史资料》第七辑,1988年。

朱良:《无私无畏追求真理的王稼祥--1962年被扣上“三和一少”修正主义罪名的真相》,《炎黄春秋》,2006年第8期。

李真真:《大跃进时的中宣部科学处---于光远、李佩珊访谈录》

原载《百年潮》1999年第6期第23-30页。

穆青:《挥泪送冷西》,人民日报,2002年8月13日。

钱学森:《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中国青年报》1958年6月16日第4版。

钱学森:《农业中的力学问题》载《知识与力量》8、9期合刊,1959年9月25日。

薛攀皋:《自然科学研究盲目听命政治的教训――荒唐的科研课题“粮食多了怎么办”》,载《炎黄春秋》1997年第8期。

徐明:《吴芝圃与河南大跃进运动》,《二十一世纪》 1998年8月号第48期

晓凌、柳铮:《胡开明并非“胡”开明》,《炎黄春秋》杂志1991年第2期

胡开明:《关于推行“三包”到组的生产责任制建议》,1962年,7月30日。

薛暮桥:《苦战三月,改变全国统计工作面貌,实现全国统计工作大跃进!》,《统计工作》,1958年第14期,

杨明伟:《“大跃进”席卷神州 周恩来险些辞职》,《炎黄春秋》2000年第1期。

刘秉勋:《毛泽东决定解散农村食堂的来由》,《百年潮》1997年第6期。

冯有林、魏鹄立:《湖北当阳跑马公社的“共产主义”考》,载《中共党史研究》1998年第4期,第92-94页。

吴冷西:《和田家英共事的日子》,载《党的文献》1996年第5期。

七、回忆录: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

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下,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

彭德怀:《彭德怀自述》,人民出版社,1981年。

黄克诚:《黄克诚自述》,人民出版社,1994年。

杨尚昆:《杨尚昆日记》,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

李锐:《大跃进析历记》(上、下),海口,南方出版社,1999年。

李锐:《庐山会议实录》(增订第三版),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

吴冷西:《十年论战1956--1966――中苏关系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1999年。

吴冷西:《忆毛主席》,新华出版社,1995年。

薛暮桥:《薛暮桥回忆录》,天津人民出版社,1996年。

杜润生:《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纪实》,人民出版社,2006年。

江渭清:《七十年征程-江渭清回忆录》,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年。

耿飙:《耿飙回忆录》,江苏人民出版社,1998年。

李新:《回望流年:李新回忆录续编》,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8年。

陶鲁笳:《毛主席教我们当省委书记》,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

王力:《王力遗稿:王力反思录》,香港北星出版社,2001年。

叶子龙:《叶子龙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0年。

陈晓农:《陈伯达最后口述回忆》,未刊本,2004年。

韦君宜:《思痛录》,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98年。

李磊:《悠悠岁月》,1999年10月自费印刷本,第149页。

和凤鸣:《经历——我的1957年》,敦煌文艺出版社,2001年。

廖伯康:《历史长河里的一个漩涡――回忆“萧李廖事件”》,打印稿二稿。

尼克松:《尼克松回忆录》中册,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年,

[阿尔巴尼亚]雷兹?马利列(R.Malile):《我眼中的中国政要们》,王洪起译,当代世界出版社,1999年。

余德鸿:《关于信阳事件的忆述》2001年9月17日,打印稿。

陆平:《关于“特种案件”的汇报――安徽亳县人吃人见闻录》,《开放》,2003年第10期。

(此文作者应为梁志远)

梁志远:《亳县农业卫星经验官修记》,《炎黄春秋》2003年第1期。

梁志远:,《亳县统购统销反右的后果严重》《炎黄春秋》2003年第7期。

梁志远:,《大跃进中的亳县人大、人委、政协》《炎黄春秋》2006年第3期。

梁志远:,《沉痛的历史教训――亳县农村人口非正常死亡实录》《春秋文存》,(炎黄春秋内部版)。

杨金声:《我亲历的瓜菜代生活》载《炎黄春秋》2002年第7期;

惠文:《困难时期农村整社记实》,观察网:大饥荒档案。

周德民:《宁乡“五风”回忆片断》,载《长沙文史资料》第七辑,1988年12月。

黄东文:《我亲历高要县三年困难时期》,《炎黄春秋》2002年第9期

段君毅:《深切怀念张北华同志》,《人民日报》,1987年11月12日

张开善:《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十大要闻》,载《炎黄春秋》2004年第6期

苏林达口述,赵光整理:《我给毛主席当厨师》。

范眭:《身在天府写文章》,新华社离退休干部局编:《老年生活》,2006年第4期。

八、资料汇编:

《当代中国》从书编辑部编:《当代中国的山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年

《当代中国》丛书编辑部编:《当代中国的四川》,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

《当代中国》丛书编辑部编:《当代中国的云南》,当代中国出版社,1991年。

《当代中国》丛书编辑部编:《当代中国的安徽》,当代中国出版社,1992年。

《当代四川要事实录》,第一辑,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

当代云南编写组编:《当代云南大事纪要》,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

丁伟志、甘棠寿主编:《中国国情丛书?静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2年。

国家统计局编:《中国统计年鉴(1984)》,中国统计出版社,1984年。

浙江省统计局编:《浙江省统计年鉴:1991》,中国统计出版社,1991年。

安徽省统计局:《安徽统计年鉴》,中国统计出版社,1989年。

江苏省统计局编:《江苏省统计年鉴:1992》,中国统计出版社,1992年。

云南省统计局编:《云南四十年》,中国统计出版社,1989年。

国家统计局综合司编:《新中国五十年统计资料汇编》,中国统计出版社,1999年。

《1960年全国大中城市人民公社发展情况》(全国总工会党组城市人民公社工作办公室根据国家统计局资料整理),1961年6月3日印。

财政部综合计划司编:《中国财政统计:1950-1991》,科学出版社,1992年。

《河北党史资料》(内部资料)第15辑,1994年11月。

《北川县文史资料选辑》第六辑,1989年。

张雄龙、李子和主编:《中国国情丛书?镇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

《宁夏文史资料》第21辑,宁夏人民出版社,1998年。

《张家口地区党史资料》专辑,1991年第1期(总81期)。

宁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宁德历史大事记:1926.11——1995.12》,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

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共温江地区历史大事记》,成都出版社,1995年。

云南省农业合作化史编辑室、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云南省档案馆编《云南农业合作制史料重要文件汇编》(1952-1962),云南新闻出版局许可证130号(内部发行)。

云南农业合作化史编辑室、中共云南省委农村工作部编:《云南省农业合作制史料:历史资料选编》(内部发行)云南省新闻出版局许可证130号。

黄道霞等主编:《建国以来农业合作化史料汇编》,中共党史出版社,1992年。

《当代中国农业合作化》编辑室编《中国农业合作史资料》,河北省报刊登记证第1169号,自1986年到1998年各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委员会办公厅:《农业集体化重要文件汇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2年。

中国社会调查所:《中国国情报告》,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084页。

邱石编:《共和国轶事》第二卷,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

《毛泽东生活档案》,中共党史出版社1999年版。

黄峥:《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中共党史出版社,1998年。

鲁彤、冯来刚:《刘少奇在建国后的二十年》,辽宁人民出版社,2001年。

张培森主编:《张闻天年谱》,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件选编》,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年。

新华社国内资料组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49-1980)》,北京,新华出版社,1982年。

国家统计局统计司、公安部三局:《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统计资料汇编》,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中国人口年鉴?1987》,经济管理出版社,1989年。

袁永熙主编:《中国人口?总论》,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6年。

潘治富主编:《中国人口?贵州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苏润余主编:《中国人口?甘肃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谭崇台主编:《中国人口?湖北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王明远主编:《中国人口?河北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

王嗣均主编:《中国人口?浙江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吴玉林主编:《中国人口?山东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9年。

朱云成主编:《中国人口.广东分册》,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邹启宇、苗文俊主编:《中国人口?云南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9年。

胡焕庸主编:《中国人口?上海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

李慕真、仇为之主编:《中国人口?北京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

刘洪康主编:《中国人口?四川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郑玉林主编:《中国人口?安徽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

曹明国主编:《中国人口?吉林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8年。

杜闻贞、顾纪瑞主编:《中国人口?江苏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

全国各省(除西藏、台湾、新疆、香港、澳门以外)的1956-1964年间每一年的总人口数、出生率、死亡率,取自《中国人口》各省分册,此处不再详列。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

中国经济年鉴编撰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1980)》,经济管理杂志社,1980年。

中国经济年鉴编撰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1981)》,经济管理杂志社,1981年。

中国经济年鉴编撰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1982)》(海外版),经济管理杂志社,1982年。

中国经济年鉴编撰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1983)》,经济管理杂志社,1983年。

中国经济年鉴编撰委员会:《中国经济年鉴(1988)》,经济管理出版社,1988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编:《中国共产党历次重要会议文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

1961年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经济代表团和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政府经济代表团会谈的新闻公报》,1961年4月26日《人民日报》罗隆基、龙云、于学忠、蔡廷楷、章伯钧、王家桢、周一志等民主人士在大饥荒年代的批评言论,1959年7月19日毛泽东批印作为庐山会议的反面材料。

九、地方志

《阿坝州志》,民族出版社,1994年。

《安徽省志?公安志》,安徽人民出版社,1993年。

《安西县志》,知识出版社,1992年。

《百色县志》,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

《保康县志》,中国世界语出版社,1991年。

《常德地区志?粮油贸易志》,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

《常熟市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

《潮州市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

《崇庆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年。

《楚雄彝族自治州志》第二卷,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德昌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年。

《垫江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年。

《东安志》,??,1981年。

《丰都县志》,四川科技出版社,1991年。

《凤阳县志》,方志出版社,1999年。

《福建省志》,方志出版社,1998年。

《甘南州志》,民族出版社,1999年。

《甘肃省志(第二卷)》,甘肃人民出版社,1989年。

《广东省志?公安志》,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年。

《贵州省志?粮食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

 《海西州志》,陕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

《河北省志》第71卷《公安志》,中华书局,1993年。

《河南省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

《鹤庆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1年。

《湖南省志》第六卷《政法志?公安》,湖南出版社,1997年。

《吉林省志》,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年。

《嘉裕关市志》,甘肃人民出版社,1990年。

《剑河县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4年。

《建水县志》,中华书局,1994年。

《溧水县志》,江苏人民出版社,1990年。

《岷县志》,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

《泾川县志》,甘肃人民出版社,1996年。

《雷山县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

《黎平县志》,巴蜀书社,1989年。

《连南瑶族自治县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

《连县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85年。

《临夏回族自治州志》,甘肃人民出版社,1993年。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

《民勤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4年。

《牟定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南华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

《郫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年。

《齐齐哈尔市志稿》,内部印行,1994年。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志?公安志》,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

《青海省志?公安志》,黄山书社,1994年。

《青海省志?军事志》,青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

《荣昌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年。

《邵武市志》,群众出版社,1993年。

《石柱县志》,四川辞书出版社,1994年。

四川省公安厅编:《四川省公安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年7月。

《思茅地区志》,云南民族出版社,1996年。

《天长县志》,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

《通海县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

《通渭县志》,兰州大学出版社,1990年。

《翁源县志》,广东人民出版社,1997年。

《浠水县志》,中国文史出版,1992年。

《无为县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3年。

《岳西县志》,黄山书社,1996年。

《云南省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

《云南省志?粮油志》,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张掖市志》,甘肃人民出版社,1995年。

齐齐哈尔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齐齐哈尔市志稿》,内部印行,1994年,第124页。

十、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其它国家领导人的著作

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列宁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

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列宁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

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列宁全集》第三十六卷,人民出版社,1959年。

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

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编:《斯大林全集》第十三卷,人民出版社,1954年。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共产主义社会》,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年8月。

联共(布)党史特设委员会编《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共中央马恩列斯编译局译,人民出版社,1975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五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1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六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七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九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一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十二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67年。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

《毛泽东著作选读:甲种本》下,人民出版社,1964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

《毛泽东思想万岁》(1958-1960),出版信息不详。

《毛泽东思想万岁》(1961-1968),出版信息不详。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刘少奇选集》上,人民出版社,1981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刘少奇选集》下,人民出版社,1985年。

人民出版社资料室编:《批判材料: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言论集(1958.6-1967.7)》,内部发行本,人民出版社资料室,1967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周恩来选集》上,人民出版社,1980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周恩来选集》下,人民出版社,1984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周恩来书信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委员会编:《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

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编、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审核:《陈云文选:1956-1985》,人民出版社,1986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邓小平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

张闻天选集编辑组编《张闻天选集》,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5年。

邓子恢文集编辑委员会编《邓子恢文集》,人民出版社,1996年。

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

查看文章

[转]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2008年10月15日 星期三 22:0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php?storyid=001022231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丁学良

2008-09-28

这部书的作者杨继绳,曾任中国新华社高级记者和编辑35年。书名《墓碑》,副标题“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记实”,上下两卷共1100页,香港天地出版社发行。

在正文之前,我得先说一下为什么我如此重视《墓碑》。1988年,我在哈佛大学作Roderick MacFarquhar(马若德)的助教,协助他——西方世界研究中国“文革”的头号学者——教“中国文化大革命”一课,他也是全世界第一个在西方主要学 府里专为“文革”开课的人。迄今,这门已开了整整20年的课,成了哈佛富有盛名的传统课程。他强调“大跃进”的失败是促发“文革”最大的因素。这段助教经 历让我对这方面的研究专著一直很关注。后来,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时,也给研究生讲过这方面的内容。

现在言归正传,谈谈这本值得尊敬的书。西方学术界通常对中文学术著作不太关注,然而,这本书却不同。它的首次发行是今年5月,但在书上市前,出版的 消息已在西方学者圈中传开了。实际上,我首先是从英文渠道得知此事。此书在香港一上市,西方的好几家大报刊即用严肃书评予以反应。迄今我至少看到三篇书评 了,对它评价极高。

尽管我刚回香港,诸事繁忙,但十几天来,一直在看这本书,看得非常慢、非常吃力。我之所以要在FT“三十年回顾”专栏中谈这本书,是因为它是我20年来所 读到的那么多研究“大跃进”的著述(既包括中文也包括英文)中,最全面、最实证、有最多第一手资料和最多细节的一部杰作。尽管20年来,我一直关注这方面 的资料,但这部书依然让我吃惊——有些细节我都看不下去,时常要放下来,喘一口气,因为里面的内容太沉重了。

我相信,这本书在学界的影响将会愈加显著。作者从1990年代初就投入精力做研究,成书至少是花了15年的时间。作者以前是新华社高级记者,有在全国采访 的机会,他搜集的资料的扎实程度,在我所见过的这方面的著作中,无与伦比。据作者自己介绍,在写这部书前,他也曾读过相当多的翻译自外国学者、海外华人写 的相关著作。他的感觉是:这些研究者远离中国,又无法看到中国档案馆的内部资料,所以他读这些海外研究成果时,总有一种隔靴搔痒的感觉。那些作者无法像他 到处调查,更不具有能在大饥荒最严重的地区进行全面调研的时间和条件。因此,杨继绳虽未经过社会科学的系统训练,但他的方法却符合现代社会科学基本的要求。

作者1960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基础扎实。该书对资料的整理、对数据的比较,非常细致。在长达十几年的研究期间,作者在全国饥荒最严重的几个省, 包括西北、西南、华北、华东、东北、华南等地的省区收集了大量资料,并面对面地采访了100多名当事人。他收集的资料多达千万字,仅访谈当事人的记录就厚 厚的十多本。因此,书中提供的那些细节,让你看起来非常累,每页上的数据都是大串大串的。

杨继绳在研究中,还比较了几个外国学者对中国大饥荒的重要研究成果。第一个是美国的资深人口学家班久蒂(Judith Bannister),第二个是美国的人口学教授安斯利?科尔(Ansley Coale),第三位是法国人口学研究所的所长卡洛(Gerard Calot)。这三位国际学者都是从中国三年饥荒期间的人口变化,来推算那段时间中国非正常死亡的人数。

三位学者的统计均是从1958年底开始,一直算到1961年的上半年。班久蒂研究统计的死亡人数是2987.1万人;科尔的研究算出的死亡人数是 2481万人;卡洛研究算出的是2850.9万人。杨继绳对这三位学者的研究做了仔细的比较,在此基础上,又比较了中国国内三位学者金辉、王维志、曹树基 的研究成果。

金和王的研究成果我以前所读很少,而曹的《大饥荒——1959至1961年的中国人口》那部书在国际上非常有名。曹目前就在香港科大做访问学者,他的方法是非常独特的,以清代中国“府”的历史人口资料为基准,测算大跃进期间的饿死人数。

三位中国学者的研究方法及专业背景不一样,王是做统计学的,曹是做历史人口学的,但三人得出的数字比较接近,即死亡人数在3250万-3500万之 间。杨继绳认为,他们在计算时,没有把在饥荒最严重阶段的之前和之后,即1958年底之前和1961年之后的死亡人数包括进去。所以,他的研究把这两个数 据也包括进去了,因此结论是近4年中,中国总共饿死的人应该在3500万-3700万人之间;在这部书中,杨取的是中间数3600万。

这些数字非常重要,因为中国这场大饥荒中死亡的人数,不但在中国史无前例,而且在全人类文书记载上都是空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印度裔学者森 (Amartya Sen),曾把中国的大饥荒死亡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较,指出这大大超过了印度40年里所有饥荒加起来的死亡总数。森的结论很有名:中国如此规模的大饥荒能 延续那么长时间,绝不可能是天灾造成的,只会是制度性和政策性的原因。回顾世界近代以来的饥荒史可以发现,在任何一个独立、民主、拥有相对新闻自由的国家 里,从未发生过长时期的大饥荒,因为信息自由可以促使政府尽快反应,采取措施。所以森强调,导致中国大饥荒死亡数千万人的根本原因,是错误的政策被延续了 三年以上,在此过程中没有得到及时纠正,因为没有议会,没有新闻自由,没有选举,正是因为缺少了对执政者的制衡,才能使错误政策尽管每年导致上千万人死 亡,也仍然强制推行下去。森在《发展与自由》中论证,经济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基本的自由,包括信息自由、普通百姓参与的自由、言论的自由,那么这个发展的 过程一定会被扭曲,一定不会产生对普通民众和社会基层生活状况持续改善的效果。

从某种意义上讲,杨继绳1100页密密麻麻的研究成果,是以详细的数据资料论证了森从经济学上得出的结论。杨书中用的那么多细节,超出我的想象,尽管在这方面我以前看了相当多资料,然而读这部书,常常目瞪口呆。

举个例子。以前人们总认为死人是从1959-1960年大跃进进入高峰时才开始,杨继绳调查发现,其实从1958年下半年起,就有饿死人的现象,也 有人试图反映。但这种反映往往到了地区一级就被压下去了。杨在书中详细描述了好几个重点省——河南、安徽、四川、甘肃等,12个省。饿死人现象,第一波最 狠的是从河南开始。

饥荒蔓延,甚至连“粮仓”江苏,也有部分地区饿死人。杨继绳还跑了山西、广西,福建等省的几个地区,发现饥荒在这些省区也有。饿死人,河南信阳是一 个典型,因为这里是“大办人民公社”的样板地区。据统计,信阳仅在1958—1959年期间,饿死人按当地公安局的口径是40万人。后来的调查证实,实际 上当地掌握的数据超过了100万人。多数干部不敢讲,而敢于向上反映问题的基层干部被省委书记吴芝圃等上级打成右倾分子,受到批斗。杨继绳采访过一对反复 遭打压的信阳干部,张树藩夫妇,都是为了反映这个问题受到严重迫害。今天张树藩已去世,夫人李瑞英还健在。接受杨采访时,她提到一个细节,那时信阳路边常 看见饿死的人,基层还上报死人尸体被吃掉的事件。这些细节让人看了受不了——哪一个村子大概被吃了多少人,谁吃谁,包括吃路边人的尸体,吃自己家的死人, 甚至包括自己家把自己家的小孩杀死吃掉。

这种惨状叫人受不了,张树藩的夫人也算是一个老革命了,她以前的一个老战友是李雪峰,华北局书记。她曾试图通过李向上反映,但信件还是被立刻退回来,因为李不敢。

为什么不敢?因为大跃进是毛泽东亲自定下来的。直到后来死人的情况实在太普遍了,真实情况陆陆续续报告到了上面。这些报告,杨继绳做了详细记录,是 哪天写的,哪天文件递到了哪一级,比如说监察部门把报告递到国务院秘书长习仲勋手里,习递到周恩来手里,然后递到最高层毛泽东手里。可是报告到了最高层 后,最高层把饿死人看成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九个指头”是伟大成就,饿死人是一个指头的“枝节问题”。在这之前不久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因 为批评毛的大跃进政策,已经被打倒。

杨继绳写的信阳因饥荒人吃人的场面令人发指,我所看过的任何一部电影也没有这样的残酷。在死人最多的三个县,光山、淮滨,商城,他在这些地方找到当 年要么自己家吃过人,或者是被人吃了,要么见过别人吃人的场景目击者。而且,这些细节不止来自一处。在安徽亳县,杨也找到了,包括什么村,哪一家这些细 节。亳县全县饿死人超过20万,因为饥荒太严重,以至于有人把人肉煮熟后,还发生了抢人肉吃的场面。这是1960年春荒最严重时发生的,亳县的五马公社, 十九里公社,黑桃林,还有城父公社,都是有时间、有地点,有详细资料——这样的细节在书中有上百页。

我以前知道的都是片断的,我的安徽家乡也有类似的事,小时候呆过的一个村子原有120多人,饥荒后剩下来60多人,死了近一半。村里的老人跟我们讲过死人的惨状,也提到有人因为吃了亲人的尸体后,精神上受不了而发疯了。

这部书建立在全面详细的考察研究的基础之上,令人震撼的,还不仅仅是那些恐怖的细节,更震撼的是,他对这个人间悲剧的深刻发掘。我相信,如果大经济学家森要是懂中文,看到这部书后,一定会写出一篇更有力量、从制度角度来探讨饥荒的论文。

杨继绳披露的一些数据令人深思。在1959—1960年期间,发生那样范围的大饥荒,并不是因为当时政府手中没有粮食。杨查了当时粮食部的资料,在 饿死人最多的12个月期间(从1959年4月到1960年4月),粮食部1959年11月的数据,当时库存粮最高达到887亿斤。即使在1960年4月, 饥荒最严重时,当时中国粮库里也还有403亿斤粮。但这期间并没有将库存粮拿出来大规模救灾。开仓放粮,在中国历史上是最常用的救荒手段。但在毛时代,没 有这样做。杨继绳计算,1960年4月,全国库存粮400多亿斤,按照当时的标准,相当于1亿4千万人一年的口粮。如果拿出一半救灾,也不会那样饿死人。 你可见当时的政治体制是多么的僵化和严酷。

书中开列了所有大饥荒时期的征粮数字——明明产量没那么高,一经浮夸后,征粮的数字就要大大提高。在大饥荒全面爆发的1959—1960年期间,不但没有从粮库里拿粮食出来进行全面救灾,反而多征粮,多征了68亿斤——因为层层高压,层层浮夸。

书中还记载了中国高层在那期间的争论。杨继绳采访了毛泽东当年的秘书,还有别的一些老干部。彭德怀和毛都是湖南人,都回去做了调研,彭在庐山会议上 的发言中有一段,他说主席家乡的韶山在1958年报的增产数,实际上没那么多——我了解只增产了16%,我问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他说只增产了14%。韶 山因为是毛主席的家乡,国家给了不少的帮助和贷款,主席自己也去过这个公社,彭德怀原话说,“我曾经问主席,你了解得怎么样,他说没有谈这件事,我看他们 谈过”。彭认为毛不实事求是。

彭在庐山会议上这样讲,并非没有受到过鼓励,鼓励就是来自毛本人。在1959年3-4月份的上海会议上,毛大讲海瑞精神,而且把明史的《海瑞传》送 给了彭,要彭向海瑞学习,敢于对皇帝直言不讳。然而4个月后,彭对毛像海瑞一样讲实话时,却受到无情的打击。几年后发动“文革”,就是以毛的“彭德怀也是 海瑞”的“最高指示”为导火线的。

我从来没有写过任何书评,因为没有时间。可今天,在回顾中国改革发起30年的时候,我却要破例写一次——因为《墓碑》太有价值、太有意义了,至少有三重意义。

第一,30年前的改革最早就是从安徽凤阳开始的。凤阳采取的办法,就是分田单干,它受到万里、胡耀邦、赵紫阳等人的大力支持。这个办法在三年大饥荒 时已经出现,救活了不少灾民,而且就是因为安徽的做法当时反映上去了,总结这个经验时,一位中层干部讲了一句话,“哎呀,不管是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老鼠就 是好猫”——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把肚子吃饱就行。后来这句话就成了中国改革开放最重要的名言,因为邓小平在1962年时引用过这个话。如果不了解当年毛 泽东时代的政治体制给中国带来的史无前例的经济灾难的话,我们就没办法理解改革开放对中国复活的重要性。

杨继绳的书,正是中国必须要从毛体制走出来才能有活路的最有力的说明。

第二,这部书显示出了作者伟大的勇气和对自己的人民、民族、国家的忠诚。杨为什么把书起名为《墓碑》?他讲了四层含义,第一是他父亲也是饿死的,他 为父亲立一座“碑”;第二他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同胞立“碑”;第三是为造成这场大饥荒的制度立一个“碑”;第四,书写到一半时,他的身体检查患有重 病,他发誓必须在死前把书完成,等于是给自己立了一个“碑”。所幸,杨在复查时发现没有那个重病,但他还是对这本书出版所蕴含的政治风险做了充分准备。

今天中国的口号是“以人为本”,但空喊没有用,必须落在实处。而这本巨著用详细资料揭示了,如果一个国家的最高层不是以人为本,不管这个国家多么“ 伟大”,都不可能给本国民众带来实际好处。试想当年,若稍有一点“以人为本”的精神,只需把粮仓里的粮拿出一部分,就能救活许多灾民。如果在1960年 代,中国不是拼命跃进,而是以民为本的话,绝不会在发生历史上最严重的饥荒时,每年还出口粮食——出口粮食换回机器(书的第15章)。

这部书的第三个意义可从纯学术上讲。在人文社科方面,中国学术传统最强的就是史学——因为有了司马迁的传统,中国史学一直博大精深。中国史学几千年 来,不乏我刚才提到的伟大的道德勇气。如果我们能对本民族、本国人民的命运抱有真正的尊重和珍惜,中国的史学传统就能在今天的学者手里结出伟大果实——让我们的笔为20世纪的中国作证。

PS--------《墓碑》的PDF/TXT版下载---------

钩深致远的BLOG 地址:http://blog.sina.com.cn/goushenzhiyuan

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

  今年,中央政治局经两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令解封。但又严禁公开,只准有限的高干接触这些档案。

  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解封

  有关建国以来若干时期的政治、社会、经济等方面的档案的解封,可谓波折多矣。

  今年二月、七月,中央政治局二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达命令解封。但迟至九月中旬才正式执行解封命令,这是因为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虽然收到解封命令,但有诸多清规戒律的限制手续,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委宣传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还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

  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县经过整理编辑后,已改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

  以下是摘自该档案的原始资料。

  一九五九年粮食、钢产量

  一九五九年四月、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批准了国务院根据中共中央建议提出的一九五九年国民经济计划,该计划规定:钢产量为一千八百万吨、粮食产量为一万零五百亿斤。同年六月三十日,降低钢计划指标为一千三百万吨。一九六O年一月十二日、四月二日、九月十日,三次统计:一九五九年实际钢产量为一千一百二十二万吨。一九五九年十二月、一九六O年七月三日,三次统计:一九五九年粮食的实际产量为五千一百三十亿斤。

  一九六O年粮食、钢产量

  一九六O年一月,中共中央在上海举行政治局会议,确定一九六O年国民经济计划,提出三年和八年设想,规定年度钢产量为一千八百四十万吨、粮食产量为六千亿斤。同年五月,中共中央转批国家计划、经济、基本建设三个委员会党组《关于一九六O年工业生产、交通运输、基本建设计划第二本帐的安排报告》,把钢产量提升到两千两百万吨。一九六一年四月一日、七月五日二次统计,一九六O年钢产量为一千三百五十一万吨。一九六一年一月二日、四月、六月二十九日、九月,四次统计,一九六O年粮食实际产量为二千七百三十亿斤。

  一九六一年粮食、钢产量

  一九六一年一月,中共八届九中全会通过,对整个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规定年度钢产量为一千八百万吨、粮食实际产量为四千五百亿斤;五月,中共中央工作会议,把钢产量调低为一千一百万吨。一九六二年一月三日统计,一九六一年钢产量为九百三十二万吨。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统计,一九六一年粮食产量为四千二百亿斤。一九六二年三月十日、七月、九月,三次统计,一九六一年粮食实际产量为三千三百亿斤。

  五九年至六二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

  一九五九年全国十七个省级地区,有五百二十二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九十五万八千多人。

  一九六O年,全国二十八个省级地区,有一千一百五十五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七十二万多人。

  一九六一年,全国各地区有一千三百二十七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二百十一万七千多人。

  一九六二,全国各地区有七百五十一万八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一百零七万八千多人。

  五九年至六二年的人口增长率

  一九五九年人口增长率为负百分之二点四;一九六O年为负百分之四点七;一九六一年为负百分之五点二;一九六二年为负百分之三点八。   全国十二个县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一百万人以上。

  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甘肃省、贵州省、安徽省、青海省等七个省,在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使人口下降了百分之十至百分之十二点五。

  编后语

  艰难的一步

  虽然还有诸多限制,但那藏污纳垢的秘密档案毕竟有一小部分解密了。让当权者揭自己的伤疤和隐私,其艰难可想而知。但自己揭总比别人揭要好,因为这是老实的态度,并表示要记取教训,因而是值得欢迎的。步子缓慢,可以理解,但不能不揭,尤其不许窜改或毁灭档案,那是犯罪!

  已经开始揭了,这一点就是中共第四代超过前三代的地方,希望趁势走下去,不但揭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二的档案,而且首先应把更早的档案解密。比如:

  土改的档案:杀了多少地主、富农?

  镇反的档案:杀了多少“反革命份子”?关了多少?

  三反五反档案:共打了多少“老虎”?自杀者多少?

  “抗美援朝”档案:俄国早就把档案公开了,中国自己还羞羞答答。这场战争牺牲了多少中国人?为“买”“抗美援朝”的武器还送给苏联多少钱?没有钱给了多少实物去抵债?

  支援“兄弟国家”档案:白给朝鲜、越南、古巴、阿尔巴尼亚等国多少钱?多少实物?这可都是中国人的血汗啊!

  “反胡风”和五五年“肃反”档案:“清查”出多少“历史反革命”?这次清查死了多少人?

  “反右派”和“反右倾机会主义”档案:胡耀邦时期都已平反,但细节及其恶果,并未见天日。

  “大跃进”档案:全国为大炼钢铁动员了多少人,修了多少土高炉,砸了多少铁锅,砍了多少亩森林,炼出多少废铁……

  以上是五九年----六二年以前的档案。既然五九年----六二年的档案都解密了,那更老的档案自然应该解密。现在先不说文革和以后的档案,至少,那些更老的档案应该把封条打开了吧?沿着这种老实的路子往前走,绝不会有损现在当权者的威信,而只能有助于改善其形象。

  精明的领导人会懂得这个道理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